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张瑜洋:艺术品也有剽窃的可能性

来源: NOW999 2014-07-30 10:39

4月15日,《花非花雾非雾》官方微博发布“琼瑶写给广电总局的一封公开信”,控诉于正新作《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于是琼瑶阿姨与于妈的一场版权纠纷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6月中旬,“星星粉”很定大受伤害,他们所热爱的、拥有特意功能的“都教授”因为代言“恒大冰泉”而备受争议,一场关于领土主权的纠纷将这位来自星星的“教授”架上了意味着审判的十字架,在“叛国贼”和“滚出中国”之间,显然他已经回天乏术,或许他也只能向违约金低头;故博专家杨丹霞与季涛的名誉纠纷案还在继续……可见不管地位如何,从事任何职业都不可避免的遭遇权利纠纷。近日,艺术家杰夫·昆斯以及“行为艺术之母”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都在遭受版权的质疑。一位是版权“剽窃”,一位是观念“剽窃”,是树大招风?还是确实知识产权侵权?

张瑜洋:艺术品也有剽窃的可能性

杰夫·昆斯也“剽窃”?

六月底,艺术家杰夫·昆斯在美国惠特尼艺术博物馆的首个最全面的艺术作品展肯定是艺术圈值得期待的大展,关于此次展览展方都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尝试——以单个艺术家作品展满近整个场地的首次尝试。就在等待这个大展开幕的前期,一个关于昆斯所创作的《大力水手》雕塑作品“剽窃”的消息也在沸沸扬扬的讨论着。

2014年5月14日,在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会晚上,昆斯创作的大型钢铁雕塑作品《大力水手》(POPEYE)以1816.5万美元的高价被一位名为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的富豪买走。高额的数字经常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显然昆斯这件作品天文的数字也毫无疑问成为了大众关注的焦点。但是,早在2002年的时候,黑马(Dark Horse)的漫画公司就推出过《大力水手》的小型雕塑,而昆斯的雕塑“水手”和黑马的“水手”外貌及其相似,只是尺寸更大些,体型更硬朗了些。同时昆斯在2008年创作的一幅名为《大力水手三人行》(Triple Popeye)中也发现了“剽窃”的特征。

Cartoon Brew动漫公司指出:纵使“大力水手”这一卡通人物如今已属于“公共财产”(版权保护期已过),但就单件作品而言,黑马漫画所创作的《大力水手》享有原著权的事实无可厚非。此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只是好奇当年杜尚拿着小便池参展,一举成名之后,小便池的原设计师是不是有投诉杜尚“剽窃”的想法?

每年六月都是热闹的毕业季,各大艺术院校的毕业展也毫不例外成为讨论的焦点。而今年的热点毫无疑问的会颁给央美毕业展上刘润芝与谭英杰的《写实女体宴》。不知道某发明此种餐饮的饭店有没有考虑侵权的问题?但不管怎样没有“明星”身份的刘润芝与谭英杰肯定不会惹上版权的官司,毕竟这件作品目前也只能在艺术圈里津津乐道一下,与昆斯享有世界艺术家的身份相比着实暗淡了许多。

与昆斯“剽窃”的“水手”所卖的高价相比,被中国翻版的“永远的玛丽莲”显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近日,26英尺高的玛丽莲·梦露在耗费了两年艰辛翻版过程之后,仅仅在广西贵港的一个商业中心展放六个月就被移送至垃圾场。中国版的“梦露”在可能还不知道设计师名字的情况下,已经一去不回。盗版,也就盗了,为什么还不善待,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艺术品有“剽窃”商品的可能性,但也常常会有艺术品被商家“剽窃”的悲哀。依然记得霍夫曼的“大黄鸭”来到中国之后的“遭遇”。一时之间,长胡子的,戴胸罩的,直接变成毛绒玩具的“大黄鸭”随处可见。黄色已然成灾,但这显然与霍夫曼的授权没有任何关系。此时商家早已把这种抄袭变成康师傅可以有个“胞弟”康帅傅,士力架可以有个“姊妹”士力加一样简单。

不是所有的剽窃都可能引来争议,没有点“名气”还真没机会被别人“看上”。昆斯在这里将“名人效应”表现的淋漓尽致。剽窃本不易,是否应该要慎重,与浴血奋战在“剽窃”第一线的同胞共勉![page]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空无”开辟法律新思路

听说过剽窃设计,剽窃版权,剽窃剧本的,但剽窃思想的还真得少见,而就是这一特别少见的现象恰巧发生在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身上。今年5月初,她刚刚被美国《时代》周刊杂志评选出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之一,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俄罗斯总统普京、美国脱口秀著名主持人查理·罗斯、美国流行天后碧昂斯共同榜上有名。6月11日,阿布拉莫维奇在伦敦蛇形画廊新展出的“512”小时的主题“空无”被指并非“独一无二,绝无先例”。“人怕出名,猪怕壮”难道在这里也得到了应验。

纽约城市大学研究院的教授大卫·约瑟里特(David Joselit),史密斯学院的费雷泽·沃德(Frazer Ward),还有兰本特基金的约娜·贝克(Yona Backer)均指出,“空无”的概念绝非阿布拉莫维奇独创。包括约翰·凯奇(John Cage)1952年的名作《4’33”》,耶夫·克雷(Yves Klein)的作品《虚无》,甚至美国艺术家玛丽·艾伦·卡罗尔(Mary Ellen Carroll)目前正在展出的作品,都可以算作阿布拉莫维奇新作的先例。约瑟里特对《卫报》说,阿布拉莫维奇必须要“承认这一质疑空无、表演空无的历史源流”。

在美国一个私有制的国家,从小的生活环境就让他们学会了保护自身权利,用法律坚决捍卫自己的至上权利。反观中国的现状,好像关于这类官司的思考还真的前所未闻。可见即使阿布拉莫维奇有被起诉的可能,但是就纯粹的法律官司而言,这表现出更多的是一种进步。故而费雷泽·沃德认为:“如果卡罗尔就‘空无’的权利起诉,这将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作品。”幻想一下这种起诉“思想”的案件在中国多发生几次,会不会中国就会多几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或者再破几个世界吉尼斯纪录?

侵权被起诉不怕,只是看你这一做法是否特立独行,如果能开拓一种新的思路,也未尝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人怕出名,猪怕壮,谨慎行事,大胆创新,特立独行的做自己的艺术其实挺好。

相关阅读
中国企业的真正实力到底如何?
新年股市有点吓人,天台的朋友让一让,让这些明星先跳
央视曝光携程“积分票”黑链条
甲骨文起诉谷歌侵权落下帷幕,安卓竟然是侵权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