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揭底诺基亚中国裁员真相:被委屈的与被惯坏的

来源: NOW999 2014-08-07 15:46

自7月17日微软宣布全球裁员计划以来,刘磊的工作就开始忙碌起来。作为参与这次裁员的员工之一,他要与同事共同制定中国区员工的裁员方案。

揭底诺基亚中国裁员真相:被委屈的与被惯坏的

在这次规模达1.8万人的裁员计划中,被微软收入麾下不久的诺基亚成为重灾区,约1.25万名被裁员工来自后者的设备与服务部门。而刘磊的工作就是负责诺基亚中国区员工的裁员工作。

作为诺基亚的老员工,刘磊见识过该公司历史上的多次裁员。但在诺基亚被微软收购之后,这是他首次操持与裁员有关的事宜。

以往,诺基亚在中国的裁员规模不大,员工们在拿到补偿后也都很平静地离开公司。但这一次出乎刘磊意料,裁员方案还未制定完成,员工们就开始了集体抗议,公开指责新东家微软“暴力裁员”。

愤懑的被裁员工

今年4月,微软完成了对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的收购。一大批的诺基亚中国员工也随之成为微软员工。但3个月之后,裁员的命运已经降临到他们头上。

7月17日,微软宣布全球裁员计划,收购而来的诺基亚成为了重灾区,中国区自然不能幸免。从那时起,在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内,诺基亚负责研发的2000多名员工已经无心工作,开始更多地议论会不会被裁,以及能够拿到多少补偿。

早在去年9月,微软即已宣布对诺基亚手机部门发起收购。时任诺基亚CEO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安抚员工,称没有裁员计划。为了打消疑虑,埃洛普承诺,如果微软在收购完成后一年内裁员,那么员工们也会按照诺基亚的标准拿到补偿。

如果被裁能拿到多少补偿?在诺基亚中国工作2年的李平(化名)自7月下旬以来就一直在跟同事们打听这件事。

有消息称,微软可能会给予“N+6”个月工资的补偿(N为员工在公司工作的年限)。李平觉得,如果真是如此,即使被裁掉,自己也完全可以接受。

在焦急的等待中,李平和其他员工一样,终于迎来了微软公布裁员方案的那一刻。

8月1日上午,微软中国的管理人员到诺基亚亦庄园区宣讲裁员方案,宣布解除劳动合同的补偿是“N+2”。人们大为失望。数百名诺基亚员工走出办公楼,在园区内集体抗议。有人打出横幅,指责微软背信弃义,“暴力裁员”。

据悉,诺基亚亦庄园区有2000多名研发人员,其中有大约1500至1600人要被裁掉。对于同一园区的制造工厂的3000多名工人,微软提出了自愿离职计划,并未强制裁员,而补偿也是“N+2”个月的工资。

与此同时,对于接受离职补偿方案的部分工厂员工,微软将给予一部Lumia 630手机作为纪念,并非外界传闻的“先到先得的奖励”。Lumia 630是一款中档Windows Phone手机,市场售价约为1000元上下。

委屈的微软中国

在园区内抗议的员工主要来自研发部分,这也符合刘磊等负责裁员工作的人的预期。微软此前已经关闭功能手机、Nokia X等产品线,相关研发人员肯定已经预料到被裁。

“研发人员反弹激烈,可能与双方的信息沟通不够及时有关。”刘磊告诉新浪科技,微软中国也有自己的难处,让负责相关工作的员工两周内拿出涉及上千人的裁员计划,实际上也有困难。

刘磊透露,微软7月17日宣布裁员之后,微软中国开始着手制定裁员方案。“这一周,我们开始跟各个团队进行裁员计划的沟通,力争下周与员工沟通完毕。”

据新浪科技了解,微软已经向诺基亚中国员工承诺,本月内让员工们知道去留,并力争在8月上旬完成。目前,尚未有员工被裁掉。

“被裁员工在9月30号之前都不会离职。”刘磊向新浪科技透露,由于部分团队需要进行后续的工作,离职可能会迟一些,但最晚不迟于今年底。

刘磊强调,微软是在和工会沟通并得到反馈后,方才公布裁员信息。此外,第一批裁员将在9月底进行,不存在所谓的“上午通知、下午走人”的情景。

最近一周,有关诺基亚员工被裁的消息甚嚣尘上。一些员工不断向媒体释放消息,其中焦点是抱怨微软裁员没有执行诺基亚当初承诺的标准,大陆与台湾员工补偿方式不统一等。

所谓诺基亚承诺的标准,实际上也是“N+2”。据一位不愿具名的前诺基亚员工透露,诺基亚在2012和2013年有过小规模裁员,补偿标准都是“N+2”,并非“N+6”。

本次裁员,由于第一批裁员9月30日才会进行,微软实际上还是给了被裁员工额外两个月带薪找工作的缓冲期,相当于“N+2+2”。对于12月底被裁的员工而言,相当于“N+2+5”。而对于不同地区补偿标准不一的问题,一位要求匿名的微软中国高管表示,由于各地的劳动法规不同,微软肯定会按照当地法律法规裁员。

比如在美国,公司会要求员工当天离职,并发给被裁员工两个或几个星期的薪酬作为补偿;中国法律规定的赔偿则是“N+1”。目前而言,诺基亚的补偿标准远远高于国内法律法规划定的底线,也遵守了诺基亚对员工承诺的标准。

“实际上,给予诺基亚员工的离职补偿甚至要高于微软员工的标准。”前述微软高管透露,在计算平均工资时,微软实际上调了诺基亚员工的工资系数。

除了这些政策外,微软还设立了1800万元的培训基金,用于被裁员工的技能转型培训。此外,微软开放了大量其他职位的招聘,希望帮助被裁员工尽快再次就业。[page]

傲娇的竞争对手

在劳资双方完成博弈、达成最终的裁员协议之前,诺基亚中国区的数千名员工命运未卜,前途叵测,只好一边到公司“打酱油”,一边坐等“靴子”落地。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起事件在社交网络上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对手的傲娇、土豪的打脸、看客的调侃,让诺基亚的裁员有了些许黑色幽默的色彩。

8月4日下午,微博用户“零零发”发了一条消息称,“好几个诺基亚的想来小米求职”,却对老东家的薪水高、假期多、工作少十分眷恋,不舍得离开。这位自称叫赵刚的用户最后说:“抱歉了,小米真的没有这种好职位啊!”言谈中颇为自得和不屑。

此言在网络上引起了大量争议。第二天,中国首富、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评论称“从小米能请这种脑残当员工就能看出这个企业是什么样的”。除了指责小米善于抄袭和炒作外,王思聪还要“更加坚定地做一个米黑”。

作为网络红人,王思聪对小米开炮,迅速点燃了网民的围观热情。在48小时内,“零零发”的微博被转发了3万多次,讨论者则自觉站队,分别力挺小米和王思聪。

就在王思聪“打脸”的同时,阿里巴巴也不甘寂寞,试图玩一次事件营销。它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一条招聘启事,宣称“诺基亚是一家伟大公司”,认可其的杰出贡献,“愿意为即将离开的优秀人才提供一个梦想的舞台。“

另一家手机公司魅族则略显后知后觉,直到8月6日中午才通过官方微博宣布,愿意招聘即将离职的诺基亚员工,提供软硬件、互联网开发、产品运营、用户体验、软件测试和供应链管理等方面的职位。它甚至喊出了一个文艺口号——“为了下一个经典,重装上阵”,并配上了一张握手图片,显然是在效仿诺基亚经典的开机画面。

对于即将丢掉饭碗的1000多名诺基亚员工而言,这应该是一个告别往昔的悲情时刻,不料却被局外人编排成了一场去旧迎新的“喜丧”。其中尴尬,只有身在其中方能体味。

更大的危机是,在外企舒适环境下浸润多年的诺基亚员工们,以其现有知识结构和工作方式,在竞争极其激烈的手机行业中,能否顺利找到新雇主将是一个未知数。这或许是他们在争取更多离职补偿之余,应当考虑的最紧急的问题。

被惯坏的贵族

8月5日中午,新浪科技记者来到了诺基亚亦庄园区实地探访。此时距离微软中国公布“N+2”离职补偿方案仅仅过去了一天,距离8月1日的集体抗议也只有4天。

时值夏末,北京的正午闷热干燥。诺基亚的员工们用罢午餐,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或是在林荫道上缓缓散步,或是站在草坪上谈天说地,表情轻松愉悦,丝毫没有即将失业的紧张气氛。唯有胸前蓝色工牌的“Microsoft”字样,表明他们已经是微软而非诺基亚的雇员。

此情此景,让人不由得相信微博用户“零零发”的言论确实有几分真实。诺基亚及其他大多数科技公司,从进入中国的第一天起,就以高薪酬、高福利和人性化著称,在经营状况良好时是许多人的梦想之地。外企也和国企、事业单位一起,成为许多年轻人最愿意效劳的雇主。

但到了行业不景气、企业需要缩减人力成本的时候,这种宽容的环境让员工们不舍得离开,不愿从“着火的平台”(诺基亚前CEO埃洛普名言)跳入刺骨的海水中,即使在裁员迫在眉睫时也不愿自救,而是把精力放在争取更多补偿上。

早在两年前,业绩不佳的摩托罗拉宣布在华裁员1000人,其中南京研发中心被裁掉了500多人,同样引发了员工拒绝签字、集体维权的风波。当时即有内部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南摩的许多员工每天无事可做,早退成为家常便饭,但依然不愿离开,图的就是“事少钱多”。

幸运的是,虽然起了纠纷,但大多数南摩员工在失业后凭借技术底蕴,迅速在联想、华为、酷派、苏宁易购等公司找到了新工作。然而,这种幸运不太可能发生在如今的诺基亚员工身上,“接盘侠”或许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多。

8月5日,国内知名BBS水木社区上一位名叫“yseternal”的用户发布一个帖子,标题为《作为即将被裁的Nokia员工,我来说几句》,揭示了诺基亚中国的许多内情。在他看来,一些员工“的确应该加强学习,混日子的真是有。外企相对稳定,养成了很多毛病,办事效率低,技术水平差也是事实”。

更重要的是,诺基亚这些年来不停更换手机使用的操作系统,从最早的S30、S40、Symbian,到后来的Meego、Windows Phone,再到今年2月刚刚采用的Android。大多数研发人员的精力都花费在了Windows Phone及其他更古老的平台上,只有少量人手从事Android研发,这让他们在离开诺基亚后,想要在Android占据主流的手机行业中谋得一份职业十分困难。

令人唏嘘的是,几年前诺基亚中国区进行了一次内部投票,表决是否采用Android系统,78%的员工投了赞同票,可惜未被高层采纳。今年初的诺基亚X项目曾被寄予厚望,但到了7月,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又宣布放弃诺基亚X。

毫无章法的折腾明显打击了员工们的士气。Yseternal称:“那天晚上,我们挺多人还在公司为了这个项目加班,还预定了周末也来加班!他(指纳德拉)一个邮件,第二天我们就放弃了所有计划,打酱油等裁员,太可惜了。“

这也导致了诺基亚的员工无法持续提升Android研发能力,之前在功能机、Symbian上的积累又不被主流手机厂商看重,一旦脱离诺基亚的生态系统就需要从头学起。尤其是年龄较大、拖家带口的老员工,要让他们从头再来、与年轻人竞争,可谓难上加难。

在诺基亚最巅峰的2000至2008年,它的员工无疑有睥睨众生、唯我独尊的资本,可以只按照诺基亚的需求加“技能点”,无需理睬外界在想什么、做什么。那时,诺基亚就是标准,就是规则。但当手机被iPhone和Android彻底颠覆后,这些员工渐渐发现,自己就是那个一直在裸泳、没有安全感的人。他们就像一群被惯坏了的贵族,只有在大革命发生后才发现已然无路可走。知识产权

作为一位对老东家感情颇深的前员工,帖子的作者最后写道:“诺基亚,那个我崇敬的公司,那个我热爱的公司,就这么完了。我在诺基亚的岁月,我的青春,我的少年(少女)心呀,如同读完的悲壮诗篇,合起的书本,被放在了阴暗的深处。再见,诺基亚;再见,我的青春。”

相关阅读
知识产权申报流程
知识产权申请
知识产权申请多少钱
知识产权申请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