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诺基亚员工回忆抗议裁员始末:眼见他楼塌了!

来源: NOW999 2014-08-18 11:47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一位加入诺基亚几年的员工引用《桃花扇》里的名句向腾讯科技表达了自己现在的心情,更悲哀的是,他并不是旁观的看客,而是崩塌的大楼里被裁掉数千人中的一员。

8年前,时任诺基亚董事长兼CEO的约玛·奥利拉站在今天北京城的东南角、东环中路与兴盛街交汇处向外界宣布,这里将建立起一个世界最大的集技术研发、产品设计、零配件供应、物流、生产和地区总部于一体的移动通信高科技园区之一。

彼时正是诺基亚的全盛时期,2006年全年诺基亚公司出售手机近3.5亿部,占据了全球市场份额增的36%,其中在大中国区销售手机的数量为5100万部,大中华区也是当时诺基亚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

这家在智能机时代一直未能有效顺应市场潮流的巨头在奄奄一息之际被微软并购,而今天的诺基亚早已不复当年的荣光,2013年的9月3日,微软以54.4亿欧元,折合约7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诺基亚的设备与服务部门及其专利,3.5万名诺基亚员工的命运与微软绑在了一起。

今年7月17日,微软宣布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将裁员1.25万人。8月初,知道中国诺基亚也将启动裁员的员工自发组织了起来,抗议公司未披露商讨过程而直接做出裁员决定。

在轰轰烈烈的抗议活动告一段落之后,腾讯科技见到了几位当时在现场的原诺基亚员工,他们分别是在诺基亚工作8年的工程师周蓉、工作3年的软件工程师李凯,以及曾在诺基亚工作2年左右的李怡。

和2周前无法抑制的愤怒情绪不同,现在的被裁诺基亚员工平静了许多,但他们也对此前部分媒体对于他们工作状态的描述感觉难以置信,这也是他们愿意对腾讯科技沟通真实情况的原因,对于抗议的后续想法,他们表示只希望获得应有的赔偿,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现实:“你们爱听不听”

2014年8月1日上午9点半,周蓉、李凯以及其他想要了解公司政策的同事挤满了只能容纳200人的会议室,他们希望能够见到许久未能见到的人力资源的同事。因为在这之前,他们的工卡已经刷不开位于7楼的人力办公室,后者决定了他们的补偿细节。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当天他们遇到的只是微软一个负责招聘的经理。李凯回忆称,当时这个经理并没有上台,而是讲述了微软要招聘的职位,但这些职位听起来与他们的工作关联性并不大。

因为双方的诉求并不一致,会场上诺基亚的员工想要见负责人的呼声愈演愈烈。在此时,该微软员工吼出了“你们爱听不听”。就是这一句话惹怒了在场的诺基亚员工。

随后,诺基亚员工陆续走出办公楼,在室外抗议。期间,有一位并未被裁员的台湾员工站出来呼吁员工冷静,也因此并未执行向亦庄管委会求助的计划。

此时,已有媒体赶到。一些诺基亚的员工开始向不同的媒体讲述发生了什么,而另一些则回到办公室开始寻找新的工作。这持续到了晚上6点的下班时间。

8月15日,诺基亚的员工代表仍然在努力尝试。当天下午,他们去了位于雍和宫的诺基亚提亚创新中心(早期的诺基亚研发中心之一),因为中国区的行政部门在此地办公。

李凯称,员工代表见到了中国区HR总监英国人MacRae Donald(诺基亚内部人称其为“麦当劳”)和“负责行政职务”的Peter Wang(腾讯科技查询得知,Peter Wang是诺基亚全球副总裁,主管诺基亚手机平台及技术研发)。

就在同一天,第一批即将被裁掉的诺基亚员工收到了来自人力资源部门的邮件,周蓉就是其中之一。周蓉称,这封邮件里给出了Last day(离职日期)、补偿的计算方法、签字日期以及地点。

腾讯科技了解,目前收到这封邮件的员工占总裁员人数的90%,其最后日期定在9月;另一批员工则将在12月离职。

目前最新的消息是,8月22日周五,微软将对未签署离职协议的员工,单方面强制裁员。

记忆:Nokia痕迹正在消失

2013年9月,微软宣布诺基亚设备与服务业务,即手机业务部门后。由于对未来前景并不明朗,当时的诺基亚员工曾自发签名呼吁高层与员工沟通,包括收购后的人员安排。为了沟通顺畅,诺基亚员工曾找到了6月才成立的工会组织,后者由公司中高层领导组成。

随后,诺基亚中国区的高层曾与员工代表进行会面,并且谈论了裁员补偿的话题。但是,李怡回忆称,中国区高层的答复是“做不了主,要向上汇报”。李怡还表示,那时候诺基亚已经被微软接管,因此任何的沟通都需要与微软沟通。

然而,尚未等到微软与诺基亚沟通的回复,其中部分员工代表已被开除。在此后的时间里,这件事的阴霾一直笼罩着诺基亚中国区员工。

4月28日,微软官方称之为“Day One”。

这一天,诺基亚中国办公大楼倍五光十色的气球和写满“We are ONE(我们是一家人)”的海报所包围。李凯在班车上,周蓉通过邮件,他们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他们都拿到了那本名为《Day One》、厚达128页的纪念册。

“有诺基亚和微软的历史,两个合在了一起,还回顾了诺基亚以前发布过的手机。”周蓉说,“大家还挺兴奋的,至少觉得安全了,因为以前诺基亚没什么钱了。”

他们那一天领到了带有新Logo的工牌,还有一件橙色的T恤衫,上面印有一个Lumia手机的背壳,上面圆形的摄像头和“n”、“e”两个字母组成了“One(一个)”。

李凯看到有人将衣服进行了DIY,上面的文字改成了“Promises Gone(承诺改变)”。

5月,诺基亚仍在大肆招聘关于Windows Phone的岗位。诺基亚的IT部门曾抱怨招聘的太多以至于购买新机器都来不及。不过,在这次裁员时,有50%的Windows Phone研发工程师同样被开除。至于理由,纳德拉在7月初那封公开信上已经写得很清楚——“精简机构”。

7月12日,周蓉和她的同事们接到了通知,这一天他们才知道自己真的要被裁员。周蓉说,之前只是从媒体看到了一些报道。事实上,关于纳德拉那篇3000字、宣布放弃了“设备与服务”战略的长信,他们也是从媒体的报道中得知。

不过,很快地,周蓉和李凯他们所在的项目陆续收到到了“停止”的指令。这些项目通常已经很成熟,并且前期投入巨大。周蓉说,“已经达到可以销售的水平了,结果就突然就不干了,真的觉得确实也挺可惜的。”

李凯的同事张然是最先做出反应的人。接到指令时,他正准备向下一环节测试的负责人,提交他完成的版本更新。这时邮件提醒弹窗闪过,他点开后发现,邮件通知他这个忙碌了几周的工作已经不用再提交了。执着的张然仍然将工作做完,并且发送了一封邮件称“可以开始测试了”。

但是,他知道,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人会去进行测试了。这个项目曾经被认为是诺基亚的新未来,也曾经被他们口中的“芬兰老大”用作去平衡微软的有力武器。

李凯说,在接到的一些邮件中,甚至有人在结尾写上了“Wish everyone good luck(愿每个人好运)”。

7月21日,不只是以前一起坐班车的领导已经不见了,而且工卡也刷不开人力资源部门的办公室。据说,就连班车也将在9月30日完成裁员后消失。[page]

承诺:微软并未放弃

是什么让他们坚守,而没有离开?如果要问这个问题,周蓉和李凯的回答十分一致,就是高层的承诺。事实上,已经“离开”的李怡也认同这个答案。

2013年,微软宣布要收购诺基亚之时,焦虑的情绪就笼罩在了这些诺基亚老员工的生活中。这种焦虑来自于对美国公司风格的忧虑。周蓉解释称,美国公司给人的感觉是不稳定,并且在裁员赔偿上比较“抠儿”(小气)。

作为其在中国区的主管之一,原诺基亚移动电话研发业务高级副总裁Didascalou Dirk(参照内部资料的写法)却曾一再向员工承诺,微软并未放弃。

最能反映这一观点,要数据说是Dirk曾经召开的一个会。会上,Dirk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微软要收购诺基亚的时候,诺基亚曾问微软,“你是要Windows Phone部门和MP都收,还是只收Windows Phone”。微软的回复是“Both(都要)”。

事实上,在诺基亚推出支持Android操作系统的Nokia X系列之后,高层们还向员工表示,总部曾希望通过提供微软的服务,来平衡MP和Lumia。甚至表示,微软的一些产品服务将搭载在Nokia X系列上。

在周蓉的记忆里,当时高层的宣传时称,“微软有一天会把我们做好”。

“有钱,愿意砸钱做手机”,这就是当时在诺基亚员工眼中微软的形象,他们曾幻想微软会把这些人转过去做Windows Phone手机。李凯说,Dirk强调过Mobile Phone部门(指非Windows Phone手机产品,主要是功能机,亦是此次裁员重灾区,以下简写作MP)。是为微软提供客户的渠道。

不过,有诺基亚内部人士称,微软曾承诺Dirk完成此次裁员工作后,给予其一个微软副总裁的职位。Dirk是此前负责诺基亚MP。

在诺基亚员工眼中,微软对诺基亚的帮助十分有限。由于在最初支持Windows Phone时,并未获得盈利,诺基亚的营收基本要依靠MP的支撑。不仅如此,有诺基亚员工表示,当初提交BUG给微软,甚至得不到回应。

与之相反的是,在等待结果的那段时间里,诺基亚中国从上到下曾经开过无数个会议,甚至连人力资源部门也加入了研发的讨论。讨论的主题是:功能机对低端机、对微软有什么促进作用。

因此,在看到在芬兰奥卢和其他地区裁员时,李凯和他的同事还曾认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微软认为芬兰的人力成本昂贵,而把研发重任转移至北京。

李凯称,“中国这块研发一直性价比很高,并且部门始终在盈利,所以我们一直认为,正常的话是不会裁了我们。”

生活:10元餐补和“免费”加班

与8月1日抗议活动的报道同时出现的,还有媒体对诺基亚员工生活状态的描述。不过,在周蓉等人看来,其中有很多夸大的成分。

关于自助餐,相对于外面的确便宜,但是没有到实惠的地方,其价格大约在每顿饭40元左右,主要面向的是诺基亚外籍员工。在李怡的记忆力,仅有一两次就餐经历,“其中一次还是陪同一个怀孕的同事。”大多数时间,周蓉更多的是跟同事在一层的食堂吃饭,“每天有10块钱饭补,只需要再花几块钱就可以”。

关于加班,主要是根据项目的需求。如果产品到了比较重要的研发阶段或者销售环节,就需要加班,哪怕是周末。虽然加班是可以报加班费的,但很多人都并未申请。

周蓉解释称,如果按照公司流程,加班需要先跟领导申请,而领导同意后才能加班。但是一般加班都是将近下班的时候才有突发事情,这个时间申请并等领导批复,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很多人都是不申请加班费的,真的是白干的。”

不过,更为常见的加班是李凯所遇到的。因为是跨国公司,所以几乎24小时都会有需求通过邮件的方式发送给李凯。这意味着即使下班回家后,也要通过邮箱处理来自其他地区的诺基亚员工的需求。

因此,对于有媒体报道称诺基亚员工开淘宝店的消息,在他们看来更是不可能。李凯称,工作期间只有中午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用来吃饭和休息,其他时间都在工作。

关于诺基亚,周蓉说,从2006年进入公司那天开始,就觉得公司一直很稳定,已经结婚的她甚至已经决定要在这里干到退休。李凯也有相同的想法,他说在面试完后,就已经把各种证书材料“扔”回老家,“我觉得已经不用换(工作)了”。有这样想法的诺基亚员工并不只有他们两个。

周蓉说,在这之前的几年,诺基亚总部的高层一年会多次来中国区与员工见面,只要报名就可以参加,无论等级。在那些会上,诺基亚高层会阐述出相关的产品计划。

愿望:获得应有的赔偿

在8月1日之后的几天,阿里巴巴、华为等公司召开了针对诺基亚员工的招聘会。李凯称,其中一些信息是直接发送到了他的邮箱,但他不知道为何会收到这些邮件。

目前,李凯已经参加了阿里巴巴的两轮面试,但对他来说这种面试聊胜于无。“中国公司比较现实,不太像外企考虑员工的整体素质或者学习能力,他希望员工过来就能干活。”另一层考虑则是待遇。有参加华为面试的诺基亚员工称,“华为的要求是从零开始”,这意味着普遍要减少目前工资的一半。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公司招聘的职位和办公地点似乎并不对胃口。李凯说,“他们招聘的是Android工程师,而我们干得更多的是诺基亚自己的系统。还有一些岗位在深圳,这对已经在北京安家的同事是一个考验。”

事实上,微软此次裁员涉及的诺基亚中国区员工已经达到了2700人左右。周蓉称,公司应该给出员工找工作的缓冲期,因为市场消化这些拥有相似技能的人才需要时间。

不过,对他们来说,目前遇到的危机远不只是失去工作这么简单。在诺基亚,他们一些人成家,一些人有了孩子,生活的负担成为了他们目前最多的考虑。

从公开信息来看,目前诺基亚被裁员工锁能拿到的补偿是“N+2”(N指员工在公司的服务年限)倍月平均工资。但是,周蓉等人表示,诺基亚高层曾多次提出会按照微软收购时的承诺,12个月内按照诺基亚的标准对被裁员工进行补偿。

这意味着,如果按照此前诺基亚员工离职的标准来看,周蓉等人将获得“N+6”左右的赔偿,以2013年平均工资月工资来看,这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约为10万元。并且,诺基亚还曾为离职员工提供了创业基金10万元,其要求是提供一份可行的计划书。但微软收购后,这项政策能否执行,目前并不明朗。

至于其他应进行折算的主要包括年假、奖金和股票等并未出现在协议里。腾讯科技拿到的一份协议中额外强调了一句话,“超出法定部分,如果公司没有支付,可以不予履行”,这使得诺基亚的员工感到担忧。

不仅如此,在最近一封邮件中,此前并未涉及的孕期和哺乳期妇女,也被纳入裁员的范围,并且提出的补偿也与其他员工相同。

然而,对诺基亚的研发员工他们来说,目前仅有期望的就是为自己争取到应有的赔偿。

相关阅读
海拉尔商标注册
呼和浩特商标注册
淮安市商标注册需提供的文件
淮阴市商标注册所需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