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互联网时代:知识产权要变吗

来源: NOW999 2013-03-20 09:38

主持人:本报记者 龚丹韵

嘉 宾:陶鑫良 (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

苹果的禁止越狱,谷歌的开源,一开一闭,醉翁之意不在酒,都在财。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知识产权不能太脆弱,否则不能激励创新;知识产权也不能太强大,否则就会打压创新。

解放观点:最近,美国10万人网上请愿,要求苹果iPhone手机“解禁越狱”,认为苹果此举是过度利用了知识产权保护,实际上是为了谋求商业垄断的地位。您对此怎么看?

陶鑫良:苹果禁止越狱,与过度利用知识产权关系不大,但可作为垄断法的问题讨论。越狱是一种约定,禁止越狱首先不是版权问题,而是合同及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的问题。

当然,知识产权在当下已经越来越容易引发话题,因为我们已经迈入了互联网时代。现在,人们似乎已经须臾离不开日新月异、千丝万缕的互联网了。随着科技进步越来越快,当代人的创新速度今非昔比。这也给传统的知识产权制度带来了巨大冲击和世纪课题。

解放观点:保护知识产权的初衷究竟是什么?当下,申请专利技术,再转化为金钱,似乎成了创造发明的唯一动力,您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陶鑫良:知识产权的创立初衷,是为了激励创新。起初,知识产权远没有现在如此宽泛而强大。我记得1985年中国刚实施《专利法》时,我们问德国教授知识产权是什么,他说就是专利、商标、版权。那么,技术秘密算不算?德国教授连连摇头说不算。但是几年过去后,当WTO一锤定音,现在谁不认为商业秘密、技术秘密是一种重要的知识产权?这说明知识产权的保护范围在不断扩大、强化,甚至国际化。例如,近年来苹果、微软、谷歌、三星之间的“四国大战”诉讼不断,愈演愈烈。

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一次谈话中提倡,知识产权保护与互联网自由之间要寻找一个平衡点。这也从侧面反映,两者的“平衡”已经成为当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解放观点:言下之意,目前利用知识产权保护,进行不正当竞争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陶鑫良:我刚从微博上看到一则新闻,包括Cisco、Adobe在内的一些科技公司,呼吁立法禁止所有PtentTroll发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从根本上解决“专利流氓”问题。被称作专利流氓的PtentTroll,是利用知识产权的恶意行为组织。专利流氓既不创新发明,也不实施专利技术,只是兴风作浪,圈来专利打官司,是诉讼讹诈专业户。此外,还存在着同样恶意且愈来愈肆虐的商标蟑螂、版权地痞等,它们在知识产权界已经臭名远扬。

但有意思的是,这些明显与知识产权主旨背道而驰的流氓行为,却大多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内,以貌似合法的形式倒行逆施。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它们暴露出了知识产权制度的两面性是正当竞争的倚天剑,也是不正当竞争的屠龙刀。所以,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关系是个老大难问题,且常谈常新。尤其在科技创新迭出的时代,我们需要非常注意,对知识产权不但要“反侵权、反仿冒、反盗版”,同时也要“反滥用、反垄断、反暴利”。

解放观点:与苹果形成对比的是,谷歌最近发明了“会说话的鞋子”,打算将代码开源,欢迎大家发明创造新的可穿戴设备。是不是表明,与专利赢利相反的一种发展模式,正在悄然兴起?[page]

陶鑫良:苹果的禁止越狱,谷歌的开源,一开一闭,醉翁之意不在酒,都在财。谷歌并不是慈善组织,它可能会通过增值服务获取商业利益,引领商业路线的新模式。更需警惕的是,互联网时代的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国家之间、企业之间重要的竞争武器和博弈工具。其背后越来越涉及到经济问题甚至政治问题。社会上有人将知识产权片面解读为道德圣经,我以为这是一种误读。

知识产权绝不是一本圣经,而切切实实是一部兵书。我们的企业和政府,不妨将知识产权当作《孙子兵法》来读,精通知识产权运作的十八般武艺,来打造关键技术、提升核心竞争力。比如,学会启动知识产权进行正当竞争,应对知识产权的不正当竞争,打出最好的“擦边球”,最佳的“合理冲撞”,将知识产权从神坛上请下来。知识产权是一种中立工具,不用奉若神明,顶礼膜拜。

解放观点:从本质上来说,人类是群居动物,知识的共享和传承,是文明向前的必要条件。产权保护是不是限制了这种共享和传承?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陶鑫良:回眸上下五千年,在农业经济时代,几乎没有知识产权制度;在工业经济时代,知识产权制度也不甚突出;但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产权制度必不可少。知识经济,或可解读为以“知识产权”来“经济”的时代。技术先进性的自由竞争,已经演化为知识产权的强权博弈。尤其当下互联网的崛起,打破了传统知识产权的利益平衡,现在它急需寻找某种新的利益平衡。

比如说,新药一方面获得专利保护,另一方面在流行病、传染病领域,又规定强制许可政策,就是一种反向制度调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知识产权不能太脆弱,否则不能激励创新;知识产权也不能太强大,否则就会打压创新。

解放观点:您认为新的利益平衡将会如何演变?

陶鑫良:新的利益平衡,必将是世界各国以及各个利益集团相互博弈的结果。当代世界各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具有越来越浓厚的工具和功利取向。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多是在顺应国际规则之下,利用有限的空间,最大限度地维护本国利益。

世界上一直存在着废除知识产权的声音,瑞典等国还出现了反对版权制度的“海盗党”等专门政党。我想,知识产权制度是在人类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应运而生,也许将在未来的一定阶段随风而去。只不过现在的你我正处在它应运而生、日益强化的时代,可能有生之年都看不到它随风而去。但是,从知识产权本身的历史使命来说,它必然会有终结的一天。

而在本世纪中,人类面对的,将仍然是写满博弈与妥协、进一步微调与强化的知识产权制度。

相关阅读
媒体:别让共享单车沦为"危险玩具"
进一步提升知识产权保护的法治化水平
下个O2O巨头将诞生在“不可思议的印度”?
广东驰名商标数量连续11年居全国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