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一个毛派的“三权分利”

来源: NOW999 2013-08-03 10:49

到底是什么技巧和门道让他点燃了燎原的星星之火?

确权、维权、用权,5年,5亿的生意,

庞大的知识产权商机,

谢旭辉这样成就了一个“弄权者”的财富梦。

一进入谢旭辉的办公室,入目即是偌大壁柜上的毛主席铜像,与习近平主席的合影被挂在显眼处,拍摄于2013年的博鳌亚洲论坛。

谢旭辉身材高大,一张国字脸,西装笔挺,给人专业、靠谱的感觉。他刚从欧洲举行的2013年国际资本峰会回来,在欧陆与郭广昌等企业家的交流,让他颇为兴奋,深感自己的许多理念与时下形势不谋而合,这个毛泽东的崇拜者,对他所投身的知识产权行业的机遇满怀期待,相信在知识产权保护羸弱的中国,困难有多大,潜在的商业机会就有多大。

谢旭辉出生于湖南省邵阳市,从小接受各种“红色教育”,听各种“红色故事”,喜欢阅读毛主席诗词、毛主席语录及毛主席著作,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湖南韶山。一直到现在,每当他遇到令人困扰的难题,或需做出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时,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去韶山。刚从欧洲回国未久,他就亲率公司高层,重走了瑞金革命之旅,追寻自己偶像的足迹。

1999年,谢旭辉从湖南省司法警官学院毕业,在新疆和田市墨玉县做了一名人民警察。直到现在,他依然保留了些许警察的印记,行事雷厉风行,长相正气,容易获得委托人的信任。两年后,谢旭辉毅然决定结束公务员生涯,参加政法系统内部招考,得以在中国政法大学进修法学。

2003年,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之后,谢旭辉来到广州,从一家国际知名物流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做起,直至进入美的集团担任总裁助理、法务部总监兼投资发展部部长。一次去香港参加展会的遭遇,触发了投身知识产权事业的兴趣。

那是在香港举行的一个科技与知识产权为主题的展会,他和同事提前赶到,却受到一个香港女工作人员轻慢:“内地企业也知道什么是知识产权吗?真好笑!”语气非常刺耳,谢旭辉深受触动,但是,在展会上所见所闻,收获非常大,并且结识了数名专门从事知识产权产业的香港律师,大家相谈甚欢,有人后来成了共同的创业者。

2008年4月,谢旭辉听到《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实施的消息时,认定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于是果断行动,4个月后,与同伴们在香港注册了香港联瑞知识产权集团,在内地的第一个分公司,谢旭辉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广州。公司成立不过5年时间,现在年营业收入已达5个亿,在网点和人数上行业第一。中国知识产权行业高速发展,他的生意蒸蒸日上。

星星之火,正在燎原?

谢旭辉将知识产权系统分为“确权”、“维权”和“用权”三种业务,各自有不少技巧和门道。

其中,包含商标、专利、版权和涉外等申请注册的“确权类”业务是基础。西方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历史更久,制度相对健全,为了将来出售套利而抢注商标的情况很少见。在中国,抢注商标却是一门不太引起注意的暴富生意。“客户的需求量非常大,很多企业想方设法申请或购买商标、专利。”谢旭辉告诉《21CBR》记者。

谢的一名顺德客户10多年前开始有计划注册商标:“当时他将整个法国的葡萄酒品牌翻译成中文,配上原有的LOGO组合注册。现在,法国红酒在中国市场很热,想要进入的厂家必须从他手上买这些商标。别人都说投资房地产、股票、黄金的回报高,客户手上100多个红酒商标,平均每个商标以3万到30万不等卖给别人,而注册一个商标的费用才1000多块钱,投资商标的利润率高得吓人。”谢旭辉透露,除了红酒商标,这名顺德客户手上目前还有1700多个其他行业的商标待售。

在技术含量要求更高的专利申请方面,谢旭辉的客户们积极投入,其中一个巨大动因是有助于获得政府的资助和补贴:“国家有一个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考核内容中要求企业高新技术产品的收入需占总收入的60%以上,并拥有一定数量的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一般的企业所得税税率是25%,获得高新企业认定后税率降为15%,一个企业若原本要交2500万税,经认定后只交1500万的税,完全正规不用做假账,同时还可获得国家科技部、工信部、发改委等各部门的补贴支持。” 谢解释说。

中国驰名商标、高新企业等资格认证,每年都有名额控制,且对专利的数量和质量要求很高,企业往往不理解其中的诀窍。比如,在申请阶段,专利申请分为外观设计、实用新型和发明专利,中国市场还是以技术含量不高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居多:“比如一个米老鼠,去眼睛去鼻子生产成一个似是而非的便携式小音箱,就能申请一个外观专利。不过,在申报高新企业时,你拿出来的5个专利全都是外观设计,别人的都是发明专利,你说哪个通过的几率大?”[page]

真正的发明专利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和开发人员,“中国一般民企养不起这么庞大的研发队伍。”然而,很多有潜力的发明静悄悄躺在高校实验室,并未实现产业化,谢旭辉就构建了知识产权方面的中介服务平台,让企业和高校信息对称,互利共赢,获利颇丰。

在商言商,如果能够透彻理解不同国家专利申请和注册法规,不只有利于企业保护自己,甚至可以成为抢占市场的重要策略,谢旭辉经常给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在专利申请上的方式进行技巧性处理:“有一家企业以前是生产汽车安全带的,希望生产儿童安全座椅,但是自己没有技术,原来计划找一家国外的企业授权合作,我们深入了解之后发现,外国企业的专利没有在中国注册和登记。后来企业就把外国企业的技术研究分拆,在中国国内申请专利,再进行生产。过程完全不违法,就算拿到西方别的国家去登记专利也不违法。”

谢旭辉现在还拥有一支专业的专利代理人队伍,他们为企业提供专业建议,令其申请专利事半功倍,生意源源不断。比如,企业往往会直接拿录音机成品申请专利,可是专利代理人研究过之后,就会将录音机进行拆分,外观、录音功能、播放功能都单独进行专利申请,再整合着做一项申请,这样不仅专利申请数量上升了,而且可以更好地保护企业的专利。

由于申请专利的需求巨大,实际操作的技术要求复杂,现在,拥有专利代理人资格的专利工程师严重供不应求。专利代理人资格是比司法考试还难的专项考试,要求参考人具有法律及物理、化学、生物、工程等科目的复合背景知识,一般通过率只有7%左右。

对于“维权”的定义和体会,某种程度上中国人早已烂熟于心。谢旭辉经手过不少知识产权的维权案。除了发律师函及联合地方相关部门打假,在中国企业想要“走出去”的新形势下,帮助本土企业家应对外国的维权诉讼,开始成为谢旭辉的高增长业务。

一个从事服装代工业务的广东客户就曾求助于谢旭辉,客户本来在东莞厚街的工厂帮登喜路(Dunhill)等欧洲名牌做代工,每年能有过亿的收益,生意非常红火,属于典型的珠三角代工生意发家的模式。2010年欧洲经济形势急转直下,欧债危机的爆发,客户订单大幅下滑,代工厂的老板决定自辟出路,创造了一个本土服装品牌。“最重要的工厂、材料和生产线本是完整的,客户完善了市场营销、销售、设计师等部门,在内地做起来了,2011年底产值有两个亿。”谢旭辉说。

可是,客户生产自有品牌时犯了一个错误,他把登喜路等欧洲牌子的衣服版型几乎照搬过来了,这种代工企业惯常的操作方式为后来的危机埋下了伏笔:抄设计版型的衣服确实更时尚了,但侵犯了人家版权,某大品牌发了律师函过来,提出索赔,300万欧元的代工货款一分钱不给,让他立刻关闭自有品牌的生产。

对于东莞老板的求救,谢旭辉给出了两套解决方案:关闭自有品牌,向国外的知名品牌赔礼道歉,老实回到代工年代;或者要求国外大牌一码事归一码事,侵权赔偿的事情另议,扣押的300万欧元货款需尽快归还。

谢旭辉当时只问老板一句话——想不想拥有自有品牌?“一旦选择拥有自有品牌,就等于和代工决裂,再不要想回到过去只生产、不管销售不管经营只用直接装船发货的时代。这个选择很难做,却是中国的代工企业转型时面临的典型挑战。”谢旭辉说。

企业最后选择了保留自有品牌,通过协商赔偿欧洲品牌商20万欧元,从此不再做代工,今年3月该企业已在法国注册商标,将在欧洲市场与“登喜路”等老客户同台竞争:“无论品牌在欧洲发展如何,至少牌子回中国市场就成了洋品牌。这种企业的发展之路在中国代工企业中很有代表性,关键是维权时企业家自己要拿定主意,我们则是提供专业意见。”

自然,意见不是免费的。

除了“确权”和“维权”,谢旭辉个人最看重的是“用权”业务。“用权”的主要操作方式包括知识产权的授权许可、质押融资、出资及引资等。“用权”在整个产业链中附加价值最大、利润率最高,在欧美最为重视,在中国,这部分相对其他“两权”仍非常滞后。

就以授权许可为例,这个并不太引起重视的用权操作,其实是企业生产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授权许可并不是把专利卖给你,只是在规定的期限里允许你使用该技术,而为使用该技术所付出的费用可能超出想象。比如电动剃须刀,看似很平凡的日用品,中国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掌握生产剃须刀马达的核心技术,企业基本只有通过飞利浦的授权许可。行业一年产值不过15亿左右,光这个授权许可费用就要支付1亿元,企业还有多少利润空间?又会为飞利浦带来多少利润?”

至于专利的质押融资,简而言之,即知识产权的拥有者可以根据专业机构的评估报告,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将知识产权直接变现。

知识产权的质押融资不乏成功合作案例。在谢旭辉的客户群中,有一家位于云南的染色剂制造商:“客户在染色剂里加入了云南当地产的玫瑰和精油,涂料颜色非常鲜亮,而且一点味道没有。客户找到了昆明当地的富滇银行,银行贷给它们1200万,整个企业资金充裕了很多。因为这笔业务,当年富滇银行就被云南省政府点名表扬。”

据谢旭辉透露,质押融资存在不少需要攻克的难题。首先,专利拥有者需要找到合适权威的机构就专利进行评估,一般评估机构是做房地产等有形资产评估,业务模型跟知识产权套不上,其出具的报告银行也不一定认;其次,部分银行积极开发新业务,以争取中小企业的贷款,但是,有知识产权专利的中小企业不一定领情,因为开具评估报告需要付费,而贷款能否获批、能批多少都是未知数,企业怕花钱打了水漂;再次,商标专利等属于无形资产,实际上应该值多少钱买卖双方容易存争议。比如,一个商标砸了1个亿投放广告,卖家肯定认为评估出来的价钱应该很高,买家或许提出价钱至少得砍掉一半。

相较于质押融资,知识产权出资、引资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用再通过银行,而是对无形资产估价后直接增资,或者吸引第三方资金入股。针对该业务,谢旭辉建立了一个完善的网络交易平台,他将平台比喻成知识产权界的“淘宝网”:“很多客户手上有些闲钱,需要分散投资,有些企业的技术急需资金入股,可是双方不信任对方。我们的工作除了为他们提供一个交易平台,也帮他们做法律公证,促成交易。”谢旭辉期待着平台能像阿里巴巴一样,“买家卖家都能在平台上赚钱,那么我们也能成赢家。”

作为业务经营的中介,掌握了买卖双方的资源,有机会为自己挑些好项目做风投,但是谢旭辉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我就想把业务做成一个公众性平台,如果自己捷足先登把好项目抢了,差的留给别人,别人就不跟我们玩了。除非是合作伙伴为了证明项目的价值,要求进行跟投,我们才会参与进去。”

谢旭辉视“用权”为附加值最高、最有前景的业务,笑言:“这个行业属于高科技服务行业,利润率都不低。”据了解,专利申请代理业务的利润率大致在15%,而“用权”部分的利润率则高达25%至35%。现在,谢旭辉公司5个亿的年收入,“用权”部分的收入只占10%,预计今年底可以提高到20%,个人预测2015年,利润率高的“用权”与基础业务占比达到五五开。

相关阅读
重庆市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呈现高发态势
国际资本峰会(ICC)历史回顾
东芝:做专利生意应具备开放眼光和思路
天津知识产权案件大幅下降 公布典型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