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爱江山更爱美人》海外版权为什么仅41元

来源: NOW999 2013-11-21 10:02

原标题:李丽芬《爱江山更爱美人》海外版权仅41元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台湾乐坛一派风云际会,涌现了杨弦、吴楚楚、胡德夫、李双泽等民歌手,继而推动了台湾民歌运动、校园民歌,甚至台湾流行音乐的发展。而李丽芬就是在这股浪潮的影响下,成名于第二届“民谣风”歌唱比赛。后陆续推出了《梳子与刮胡刀》等专辑,直到1993年,跟小虫合作推出的《发现李丽芬》一举将其推向巅峰,《得意的笑》、《爱江山更爱美人》区别于其早期先锋冷艳,呈现一派蓬勃大气的古典情怀和快意恩仇的武侠义气。

李丽芬

中国台湾著名女歌手、知名电台节目主持人。因获得“海山唱片公司”主办的第二届“民谣风”歌唱比赛的冠军,从而进入歌坛。李丽芬的嗓音独特,有近似男声那样的磁性。她曾与中国台湾知名音乐人小虫多次合作,演唱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作品,代表作《得意的笑》、《爱江山更爱美人》以及《爱不释手》等,红透两岸三地。九十年代,李丽芬逐渐将工作重心移至广播界,成为台湾“飞碟电台”DJ,主持节目《丽丽新世界》,并连续三次当选电台十大名主持人。近年,李丽芬多次参加两岸的综艺节目,复出演唱,重回公众视线。

滚石辉煌时期

“《得意的笑》颠覆了所有的东西”

在当DJ期间,李丽芬采访过形形色色的音乐人,而在这些人当中,她遇到了小虫。正是因为小虫的邀约,李丽芬签约了滚石,制作发行了她最为成功的专辑《发现李丽芬》,彼时小虫还有满腔的古典浪漫情怀,于是有了专辑中《得意的笑》、《爱江山更爱美人》这样大气磅礴、快意恩仇的歌曲,而李丽芬质朴大气又略带潇洒的嗓音,不温柔不娇媚,甚至有些男性的意气风发。而随着台湾武侠片在两岸的热播,李丽芬的歌也随之在两岸大红大紫,街知巷闻。

南都娱乐周刊:后来到了1993年,你就签了滚石,之前推《三人展》那个时候你有机会跟滚石签约,那时候没有签,后来又重新跟他们合作的机缘是什么?

李丽芬:早期的时候,滚石有三毛,还有吴楚楚,还有太保,就是张小燕已经过世的老公。后来是三毛自己留下来跟她的哥哥继续经营。吴楚楚和太保就是做飞碟,概念上就会不太一样。后来我是因为小虫再来邀约我,说要帮我做,三毛当然愿意了,因为以前有合作过,所以就有了这个机会。

南都娱乐周刊:小虫打动你的原因是什么?

李丽芬

:我信任他,因为我当DJ的同时,我也听过很多他帮其他歌手制作过的东西。当他邀约我的时候,我脑子里头已经有他历年的作品,觉得他会做出一个又有亲和性,但又会感动人的东西。《梳子与刮胡刀》那种前卫性的东西我都做过。《游戏规则》又有点前卫,又有点软调,我也做了。《走音集》类似这样的唱片我也做过了,那我接下来做什么呢?我非常信任小虫在音乐上的经营功力和专业,很多东西激荡出来了之后,都不太像是企划为导向,而是以音乐为导向。

南都娱乐周刊:《得意的笑》刚出来的时候,也有评论说好像风格转变了。

李丽芬:我也曾经被他们说媚俗之类的,对我来说《得意的笑》怎么俗呢?你去听编曲还有用到地方戏曲元素的乐器,我没有听到过一首歌是这种俗法的,他们的落差是在哪里?因为一方面我这样子的走西方音乐雷鬼派的女歌手,他会觉得您怎么突然给我做一个这样的,是他们的失望,但我实际上从来没有这种包袱。

南都娱乐周刊:那从西洋那块跳到东方那块你自己是蛮欣然接受的?

李丽芬:它不是一种转变,它本来就是我的血液里头,我的基因里头该有的一个部分,它存在很久了,只是那个时候去展现出来。《得意的笑》、《爱江山更爱美人》,有些成名的歌手,他们也去唱过,比方小哥费玉清,他唱《得意的笑》的时候就变成戏曲了,变成一个小调了,很软,其他人唱的时候,就会把它唱得很豪迈,这个东西就会变成一个既定模式。唱成小调也罢,唱得很豪迈也罢,都是东方乐风的歌手一直不停尝试的唱腔,但是我的就不是了,哪有一个女人这么潇洒的?就颠覆了所有的东西。他们不允许女人潇洒,他们觉得那是男人的专利,所以那个东西出来之后,他们会觉得有点不适应。而且翻唱这些歌的都是男生,我没有听过一个女生去外头面对公众表演的时候翻唱,《得意的笑》可能还有一点,但是不多,《爱江山更爱美人》从来没有过女生翻唱,都是男生。

南都娱乐周刊:后来是因为《得意的笑》很火了之后,才乘胜追出来《爱江山》这首歌吗?

李丽芬:应该也是,只是一个是轻快的,另外一个是比较内敛而磅礴,它算磅礴,但是不外放,还是内敛的。因为内敛磅礴产生了一个霸气,而不是嘶吼的那种。

南都娱乐周刊:《爱江山》这首歌算是你最火的一首歌吗?

李丽芬:在这边《爱江山》最红,在台湾是《得意的笑》。我在台湾接到电话,朋友到大陆去,说我告诉你我现在在上海,我们在这边KTV里头唱歌,我跟他们讲,说我认识李丽芬,他们都不相信。然后就叫我,你给我证明,叫我在手机那边唱《爱江山》。我想这样无聊,但是他的兴致又那么高,我也被感染了。我记得那时候在餐厅跟朋友吃饭,发神经了,拿着手机就开始在那边唱。他那一票大陆的朋友一听我声音全部尖叫、拍手。我只唱了一小段,他们就high翻了。

南都娱乐周刊:那时候在大陆这块,这首歌有在版权上面获得收益吗?

李丽芬:当然没有,因为都是盗版。小虫也没有收到版税。我就算收到版税的话,全部海外的加起来两百块台币(约合人民币41余元)。

民歌比赛入行

“校园民歌对我来说就是好听、好唱、清新,但它不太具有很大的启发”

李丽芬接触音乐的时间很早,十六岁就开始学吉他,大概天生就是要吃音乐这口饭,从学吉他,到民歌餐厅驻唱,再到参加“海山唱片公司”主办的第二届“民谣风”歌唱比赛,一路过关斩将地拿了第一名,同期参加比赛还有蔡琴、郑怡、苏来等日后影响台湾歌坛深远的人物。李丽芬的音乐之路的初期相当顺风顺水,但年少成功带给她最大的感受却是迷茫,困惑于人群,困惑于成名。

南都娱乐周刊:你是通过民谣歌唱比赛入行的。当时是怎么想到去参加这个比赛?

李丽芬:那个是朋友帮我报名,是我的粉丝。

南都娱乐周刊:你那时16岁就已经有粉丝了?

李丽芬:对,我16岁就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弹吉他,老师觉得我唱得好,就介绍我在一些地方唱,后来有机会到台北最棒的牛排餐厅去唱歌。那个时候牛排很贵,台下粉丝都很有经济能力,其中一位比较年长的女性,她就坚持说,你要去比赛,她就拿了报名表,陪我去比赛。到第三关我就碰到蔡琴、郑怡、苏来……很多那个时期的歌手,后来我就拿了第一名。拿了第一名有奖金,还有机会去录一张合辑。

南都娱乐周刊:但后来为什么没有去录这张合辑?

李丽芬:其实前十名都有机会录,蔡琴也是其中之一。事先我也听了(demo),我觉得里面最好听的就是《恰似你的温柔》。但是我在录音室外头看到那么多人挤在那里,我是很害怕挤到人群里头的人,突然就觉得很茫然,我要录哪一首歌?我喜欢《恰似你的温柔》,别人万一也喜欢怎么办?要怎么分配?诸如此类的,就觉得有点茫然。我想算了吧,机会让给别人好了,我就背吉他离开了。反正也没签约,我觉得我还是自由的,所以在那个状态之下我就离开了。

南都娱乐周刊:后来合辑里面《恰似你的温柔》被蔡琴唱完很火,有没有一点后悔?

李丽芬:没有,因为我对于市场出版品这些东西,其实是不太有一种企图心。我也一样在一些民歌餐厅去做我该做的。

南都娱乐周刊:后来你跟吴楚楚、潘越云做了《三人展》那张唱片,这张唱片算是滚石的开山之作,你们三个怎么会有契机做这张专辑?

李丽芬:那个当然是唱片公司的企划,因为帮一个人做一张专辑很冒险,干脆三个人在一起,各唱三四首歌。有了那个概念之后,找适当的时机,去试探那个市场。专辑做完了之后,本来也是有一纸合约,接下来可以发专辑。但是那个时候我又会觉得我唱的部分应该可以更好,又觉得是否继续拿把吉他做民歌,有点未知。那个时候我又是很木讷的,不太懂跟媒体应对,我又讲一些真话。我就开始发现,那个时候对我来说还不能去适应这些,我的个性也是,又回到喜欢做自由的事情,因为不太有压力,不太有局限。所以最后虽然有合约,但是我没有去签。

南都娱乐周刊:那个时代好像很流行做合辑?

李丽芬:因为大家都在摸索市场。各个有希望,人人没把握。

南都娱乐周刊:《三人展》大家都说这是一张在探索商业化民歌的尝试之作,你个人感觉呢?

李丽芬:民歌到那个时候,如果真正定义到校园民歌的话,它已经是非常末期了,要展开一个新的路子。校园民歌清新简单,可是你就不能再一直是那些东西了,这是一个转折。

南都娱乐周刊:七十年代的民歌浪潮对你有没有比较大的影响?

李丽芬:最早期吴楚楚、胡德夫、杨弦,他们曾经出过一系列的合辑,那个时期对我影响比较多。校园民歌对我来说就是好听、好唱、清新,但它不具有很大的启发。

从三人合辑《三人展》到《就这样约定》,李丽芬用了很多年,也因为其中的一首《爱江山更爱美人》,让她在两岸大红大紫。[page]

出道与出专辑

“当时刘文正再陪我一起拍照,然后我才上得了版面”

李丽芬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专辑直到1984年才推出,而这一年,跟她同期出道,甚至比赛名次只有第五屈居她之下的蔡琴已经出了第十四张专辑,并成为年度唱片销售排行榜榜首。李丽芬的这张名为《梳子与刮胡刀》的专辑先锋新潮,结果却落得个叫好不叫座的下场,最后李丽芬甚至搭上了之前唱歌攒下的所有积蓄。而做完这张专辑之后,窘迫的现状也逼得她又重新离开唱片界,继续去驻唱。陆续的几张唱片始终没能让李丽芬大红大紫,而她也一直清醒地认识到,唱片业并不是她最终的出路,于是选择了当电台DJ,在播音间的一亩三分地里默默地耕耘了十几年,与音乐为伍,始终未曾远离。

南都娱乐周刊:这张《三人展》之后,也隔了蛮多年,到了1984年你才出自己个人的第一张专辑。

李丽芬:因为中间我去唱西洋和流行歌曲,跟乐手合作。有制作人告诉就说,李丽芬的声音很好,因为觉得很可惜,没有积极地去做专辑。他在听了我唱之后,我们才决定合作。

南都娱乐周刊:你这张专辑选择了并不是特别有名的一个唱片公司做的。

南都娱乐周刊:整张专辑的风格在那个时代是算挺新潮的。

李丽芬:第一造型上就很新潮,做我造型的其实就是发掘林志玲的第一个经纪人,我头发剪得很短,戴墨镜,整张概念上来讲,除掉一首歌之外,其他都是同一个作词者,她也是诗人,就是李格弟。它是概念式的专辑,所以它讲的不是小我的我情我爱,它是具有个性的东西。在音乐风格上又想要尝试不同的类型,有一点点摇滚,又带了一点点雷鬼,带了一点抒情。

南都娱乐周刊:因为是独立制作,所以那张专辑,你的参与度会有高一点吗?

李丽芬:大方向是激荡出来的,基本上他们需要的当然就是一个演唱过西洋歌曲的李丽芬,而不是一般的民歌手。

南都娱乐周刊:这张比较冒险的专辑出来之后,反响怎么样?

李丽芬:叫好不叫座,再加上我们没有那么多资金去投在宣传上。那个时候的宣传做得特别辛苦。后来刘文正,他听到这张专辑之后,听到我的歌声了,觉得非常喜爱。他还打电话给各大媒体,因为他人脉很广。媒体会买他的单,给他面子,他请他们来跟我们一起吃饭,给他们资料介绍我。他再陪我一起拍照,然后我才上得了那个版面。但那张专辑做到最后,我真的没钱了,花光了我之前唱西洋歌曲累积下来的积蓄,因为那个耗时很长,我又停下了所有的工作,没办法真正做到末期,宣传工作也做完了,有的零星表演也接完了,我就只好回夜总会,再继续演唱。继续去演唱了之后,又有另外一个唱片公司来跟我谈,所以我做了《游戏规则》那一张,距离可能比较近一点。

南都娱乐周刊:所以出完《走音集》之后,重心就移到广播上了?

李丽芬:是,你做唱片、做专辑,做了老半天,你去问所有的歌手里头,大概只有一个歌手可以在那个时期靠所谓的唱片生存。所以那个东西对我来讲就只是一个音乐历程。而且那时候我在做广播的成绩很棒。我做广播短短一年出头而已,我就冲上了全国收听率的冠军。

南都娱乐周刊:当时也有很多歌手上过你的节目,那个时候你有想过说,自己再重新出一张专辑?

李丽芬:没有,我几乎都是被动的。我不是那么积极,我也没有那个脑袋经营这些,我一向是认为,如果你真的唱得够好,你有特色,人家过来找你,会邀请你。中间也有不同的唱片公司来邀约,但可能他们的idea,我不太喜欢。我记得陆陆续续推掉两个唱片公司。

南都娱乐周刊:那个时候会有大陆来的邀请,会让你去大陆演出么?

李丽芬:那个时候两岸的表演活动并不多。我又在做广播,我只知道很红,有过几次他们打电话来,问我要不要去上节目,唱歌之类的,我就说好啊,但也没有太积极地去做,直到两年前慢慢有更多的人跟我讲,你真的要去了,去大陆那边好好唱。后来我大陆有一个经纪人,他透过台湾的一个经纪人拿到我的电话,找到我之后,我们就有了默契的合作。

南都娱乐周刊:你还记得第一次来大陆唱《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情形吗?

李丽芬:第一次的话我记得好像是安徽卫视。然后我大概就是滚石巡演的那个时候,还有包括我也曾经去一些夜店演出过。像滚石巡演那次观众群可能是十几万,上去你知道那种他们一起跟你合唱的声音,已经有点像军人一起唱军歌的那种感觉,有几次我就唱不下去了,眼眶就红了,真的很感动。我记得小虫那个时候也是在后台,我们就全部都有点傻眼了,很感动。类似这种感觉,你知道做音乐最大的感动不就是如此吗?那种回馈不是金钱去可以去衡量的,然后那种心境又时隔多年了,至少十几年,将近二十年了,心里头本来有一点小小的缺块,补得满满的,很充实。在更早之前我就到上海去游玩,那时因为这首歌播得比较密集,MV、卡拉OK还有播,那个时候有一次走在街上,几个壮汉跟我擦肩而过,他们回过头来喊我的名字,我就本来走路突然间傻在那边,我就有点吓到了,然后走到下一个街口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人家这样看你,要认,我就马上把头向后转一下,然后我心里头就会开始有一点小鹿乱撞了那种感觉。当然很开心会被认出来,可是我的个性又觉得我走上街头被认出来的时候,那怎么行动呢?

南都娱乐周刊:那个时候其实因为《爱江山更爱美人》这首歌这么红,其实应该也会说做下一张专辑,因为也是毕竟有市场,可是后来之后就没有新的专辑出来了。

李丽芬:因为整个音乐没落了,就算你做了唱片了,人家已经不买了,很多唱片公司都缩编,或者倒的倒,都没了。滚石这边也承受了这样的压力,资金衔接不上只好缩编。后来跟滚石去巡演的时候,碰到辛晓琪他们在讲:你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做唱片,发现大家都不买专辑了,就只好找机会去演唱,可是那个时候表演风气没有现在这么盛,很茫然。然后说你最幸运,因为你就埋在你那个广播小天地,一天到晚录音室里头播选歌,谈笑风生,一会儿又到山上去收什么鸟的声音,海边收海浪的声音。

记者手记

一如《爱江山》中的潇洒

采访李丽芬是件不容易又轻松的事,说轻松是因为她本身就是知名的DJ,采访过不少音乐人,口才出众不缺话题。不容易则在于她的思维跳跃,音乐知识丰富,往往她提到一个音乐人,就必须得跟着反应过来。在聊起当年错过《恰似你的温柔》、错过大红的时候继续在歌坛发展,她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一如《爱江山更爱美人》中给人潇洒的印象,真人的李丽芬同样洒脱得很。

原标题:李丽芬《爱江山更爱美人》海外版权仅41元

相关阅读
电视剧《大秦帝国之纵横》著作权引发纠纷
加大处罚力度 打掉侵权假冒“保护伞”
看欧盟国家如何打好自主创新政策牌
3D打印技术期待从科技前沿走进百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