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透视:知识产权用权这些年

来源: NOW999 2014-05-23 10:29

透视:知识产权用权这些年
(本文图转自中外知商网-中国首家知识产权资讯综合门户)

2014年2月21日,中国技术市场管理促进中心发布了《关于印发2013年度全国技术市场合同交易情况的通知》。从通知中我们可以看到:2013年,全国共成交技术合同294929项,成交金额7469.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5%和16.03%。平均每项技术合同成交金额253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07%。

总的成交金额及单项成交金额都出现了同比两位数的上升,看到这个数据,我们有理由乐观。然而,相对于201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568845亿元人民币,技术交易额只占GDP的1.3%。

因此,是时候该重视中国的知识产权用权了。

“中国特色”需求多

2月20日,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北京发布了2013年中国发明专利有关情况。2013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共受理发明专利申请82.5万件,同比增长26.3%,连续3年位居世界首位。尽管相比欧美国家,中国的专利转让和许可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在中国专利申请量跃居世界第一后,出现了大批想要将专利直接变现的专利权人,中国专利转让市场出现显著的“买方市场”特征。

从专利交易的数量来看,充满“中国特色“的满足政府项目申报的需求仍然占多数。根据汇桔网的交易库数据统计,急于申报政府扶持项目的中国中小型企业买方数量最多,占总需求的38%,但此类成交的金额却只占整体成交额的16%。买方在获取专利后,大多并不会对专利进行产业化实施,转让后的专利寿命不超过3年。

此类需求的重点是高新技术企业的申请,因为按照中国《高新认定管理工作指引》规定,申请认定的企业发明专利数量至少一个,其他的如实用新型、软件著作权等需要6个以上。而一旦认定成功的企业可以享受国家减按15%税率征收所得税的优惠(所得税减免40%),且可以享受连续三年40%的税收减免。同时,企业可以获得国家不超过15万元人民币的资金补助。

占据成交数量和交易额第二的是防御性的专利采购。此类交易多发生于重视知识产权的中大型公司,此类买方需求的数量约占18%,占据整体交易金额的26%。此类公司在采购防御性专利后,大多并不会对专利进行产业化实施,然而随着公司专利库的扩张,能够对公司起到更好的防御作用。通过专利的排他性保护,实现对竞争对手的阻却,构建行业壁垒。

从成交金额来看,占比最多的还是技术引进中的专利采购。此类买方需求的数量虽然仅占整体成交数量的16%,但却占到了整体成交额的31%。而且在此类交易中,企业引进的对象为成套技术,与专利共同转让的,可能进一步包括商业机密、软件著作权等其他种类的知识产权,并可能包含培训相关工作人员、协助进行市场宣传等内容。

公司并购中的专利转让占交易数量的21%,占据整体成交金额的23%。虽然通过公司并购进行专利转让,在美国硅谷是最常见的方式,然而在中国尚处于起步阶段。至于以专利投机、投资、专利池运营为目标的专利采购和许可,目前在中国尚属于摸索阶段,买方需求的数量只占总体数量的7%,占整体成交金额的4%。

同时,中国商标的保有量已经超过1,200万,在汉字组合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意味着可申请商标资源逐步减少,而简短、具有良好含义、容易产生记忆点的商标,更是成为了稀缺资源。由于商标资源的有限性以及商标权原始取得周期长,不确定因素多等原因,商标转让作为商标权利取得的一种途径,其重要性为越来越多市场参与者所认识,由于通过商标转让获得商标权的时间快,程序简单,权利稳定等,越来越多的企业倾向于通过商标转让方式获得商标权。

证券化潜力凸显

英国知识产权委员会曾有专门论断,认为“从长远的观点来看,在发展中国家,如果能使文化产业成果的其他条件得到满足,更强的私权保护将有助于当地的文化产业”。知识产权资本化已经成为21世纪——知识经济时代的一种格外引人瞩目的法律和经济现象。

中国政府及企业近些年来也一直重视知识产权资本化的工作,近些年来屡屡出台政策鼓励知识产权资本化。2005年10月27日,中国全国人大修订的《公司法》规定:“全体股东的货币出资金额不得低于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三十。”此项规定实际已经将知识产权的出资比例提高到注册资本的70%。

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方面,据统计,2008年至2012年,中国共办理商标权质权登记申请1869件,帮助企业融资664.6亿元,其中仅2012年的商标权质押融资金额就达到了214.6亿元。2012年全年中国的专利、商标、版权全年分别实现质押融资金额141亿元、214.6亿元、27.51亿元;其中著作权质权登记146件,涉及软件和作品数量773件,质押金额总计27.51亿元,其中最高一笔质押金额达1亿元人民币。2013年,中国全年专利权质押金额达254亿元人民币,比2012年增长80%。从2008年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试点工作以来,专利权质押金额累计达到638亿元,年均增长112%。[page]

但是由于银行在市场经济中需承担更多的风险控制,传统上银行更青睐于实体企业的融资,在担保形式上也首选有形资产做抵押。虽然国家出台了大量法律、政策促进银行接受企业以知识产权作质押担保,但银行仍会采取相应的组合式贷款模式,且对提供质押担保的知识产权作更严格的审查和贷款使用监管。

目前国内成功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案例,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以完全市场化模式运行,以版权作为质押对象的融资模式,其中以文化创意领域内的贷款融资案例最为典型。如冯小刚在开拍2007年贺岁大片《集结号》时,曾获得招商银行5,000万元无担保授信贷款。第二类模式,即针对“成长型科技企业”的银政合作模式。2006年底,上海银行和浦东新区科委共同搭建科技型小企业融资平台,通过知识产权质押等方式,向科技企业提供贷款。该模式也被称为“浦东模式”。

知识产权证劵化是知识产权资本化的另外一种方式,知识产权证券化是以知识产权的未来许可使用费(包括预期的知识产权许可使用费和已签署的合同中保证支付的使用费)为支撑,发行资产支持证券进行融资的方式。知识产权证券化在整个资产证券化市场中所占的份额还很小,但是它已经显示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态势。

目前制约知识产权证券化的最大因素,并不是基础知识产权的数量问题,而是在庞大的数量中,真正能够形成稳定收益的知识产权比例偏低。而稳定收益的基础是中国知识产权交易、许可市场的进一步活跃。唯有通过一个持续活跃的交易、许可市场,才可能为知识产权标的提供“可预期的”稳定收益。

中国已有的资产证券化实践为实施知识产权证券化创造了有利条件。从2005年开始,中国已有多只资产证券化产品成功上市,如“中国联通CDMA、网络租赁费收益计划”、“开元”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建元”个人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中国网通应收款资产支持受益凭证”等。这些已有的资产证券化实践既有金融机构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又有非金融类企业的资产证券化。它们为中国将来大规模、有序地开展资产证券化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也为在中国实施知识产权证券化创造了条件。

新平台异军突起

作为连接权利人和需求方之间的纽带,知识产权交易平台在知识产权交易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近些年来中国各级政府大力推进技术成果产业化平台的建设,在国家和地方层面均设立了一些技术交易、转化平台,取得了一些成效,比如中国技术交易所、上海技术交易所、深圳市中外版权交易中心等,这些交易平台整合了部分政府、研究院所、企业等资源,为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流转起到了示范作用。如深圳市中外版权交易中心在开业期间就与中国银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中国银行为支持交易中心在文化金融领域业务的开展,提供了10亿元人民币的授信额度。但这些交易所没有从根本上带动一个行业提升,其数据量也不足以支撑产业统计与行业分析。

相比中国,海外的知识产权交易平台起步较中国早。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些发达国家率先建立了一批技术交易平台。比如美国的国家技术转移中心,欧洲的欧洲企业网络、创新接力中心,德国的史太白促进经济基金会,英国的英国技术集团,日本的产业规划中心、技术交易市场平台等。本世纪初,俄罗斯、印度等新兴国家也建立起自己的国际技术交易平台。这些平台对促进技术与经济的紧密结合发挥了积极作用。

随着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发展,中国国内在传统交易所的业务模式上出现了一些新型的互联网平台,比如汇桔网、IPEXC、国际知识产权交易所公司IPXI、SISVEL等,这些交易平台充分利用新型网络线上与线下结合方式,强力整合资源,大数据分析,从而推动整体产业发展。

缘何未成商业“杀手锏”?

当前,不少企业的知识产权和专利成果并没有发挥出其商业战略“杀手锏”的作用,而是被企业封存在荣誉室里,成为对外宣传的噱头,没有将其转化为产能。究其原因,主要有四点:

一是资源的整合度严重偏低。知识产权的成果转化涉及技术、法律、经济、制度等多方面的资源整合,而中国国内缺乏整合这些资源的平台,也缺乏能服务于这样平台的复合型人才。在创新与资金的链条上,一方面是资金找不到好的持续性投资项目,另一方面是良好的创新型项目无法转化为有价值的知识产权成果,难以得到资金支持,中间缺乏专业的服务和公正的平台。

二是资本市场的不成熟难以为知识产权的资本化提供良好的市场环境。虽然中国的创业板市场已经开业和运行,但存在频繁的高管离职现象和强烈的套现欲望,使得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长期成长失去信心;过高的市盈率也使风险投资家望而却步;上市公司的不诚信,使技术型创业公司通过资本市场获得资金的难度增大;在监管机制上,也存在监管体系不完善和监管不到位不透明的问题,从而使得创业板的市盈率过高,风险较大,而且也缺乏完善高效的退市机制。

三是知识产权的配套评估体系不完备。目前市场认可的知识产权评估基本还是依赖于现有的有形资产的评估模式,比如未来收益法、成本法、市场法等,这些评估模式与公司的运营模式或行业平均值密切相关,而与知识产权自身的特性无关。比如同一个专利放在一个市场运营较好的企业进行评估,可能得到较高的评估值;如果放在一个没有实体经营的高校实验室内进行评估,则可能得出一个非常低的评估值。这就给投资人和发明人造成极大的不确定性。而目前,真正针对知识产权本身的特性做出客观性评价的权威机构暂时还未得到市场化的认可。

四是知识产权的质量有待提高。知识产权制度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提高创新能力,推动创新的应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虽然目前中国的知识产权相关政策极大地促进了知识产权的确权数量的递增,但另一方面这种激励机制又导致了大量投机性知识产权的出现,尤其是专利;比如专利申请的奖励制度、对创新型企业的认定标准、对创造性人才的职称评定机制等。这些机制大部分只考量了数量,从而导致申请人或发明人在确权阶段的目的与知识产权制度的根本目的背道而驰。

相关阅读
干货|融资中得A轮、B轮、C轮都是指啥
专利权的期限是多长?
实用新型专利范文(说明书)
李泽厚作品著作权“一女二嫁”惹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