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网络新贵今日头条四面楚歌被调查

来源: NOW999 2014-06-24 19:22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网络成为众多人了解世界和认识新鲜事物的平台,手机APP的出炉让人们更加便杰的了解世界发生一切大事和要事,或许您和我一样当在手机APP看新闻时从没想过它是否合法的问题吧。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因为版权问题,手机APP“今日头条”的开发方——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遭到多家媒体指责,吃了官司。然而,它的麻烦还不止于此。作为一个装机量高达1.2亿、日活跃用户超4000万的新闻聚合应用,今日头条的估值在一年内实现几倍翻番,达到5亿美元的高价,数家媒体联合逼宫,向其索要巨额版权费用。

网络新贵今日头条四面楚歌被调查

近日,国家版权局等部委启动“剑网2014”专项行动,把保护数字版权、规范网络转载作为重点任务。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透露:国家版权局已经收到有关媒体对今日头条未经许可转载了他们的新闻作品的投诉,国家版权局正在进行立案调查。届时国家版权局将根据深入调查的情况和结果,依法作出处理。如果认定今日头条侵权属实,将会做出应有的处罚。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认为,对于这件事,国家版权局的仲裁权存在争议。因为版权法不是一个孤立的法规,它的实施应该同其它有关的法规及管理工作相配合,相互制约,它也同思想工作的加强密不可分。对此,今日头条很快发出声明,指出自己“并不修改合作网站页面内容,不展现自己的广告,对合作网站页面完整展现给用户,包括网址,广告,品牌,下载链接,微信公众账号等等。但是在用户实际使用的过程中,合作网站的网页被“自动优化”,只有在文章最底端才有真正进入原网页的链接。”今日头条负责人也表示称:“人们应该把今日头条理解成一个工具,相当于PC互联网上的百度。”但这只是今日头条单方面的说法。

喻国明:它没有处理这件事的仲裁权,仲裁权还是法院的,它只是一个行政管理部门。它可以提出版权的一些规范和解释,对于版权侵权,作为专业的管理机构,它可以提供一种权威意见。不过,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邱宝昌表示,对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国家版权局具有行政处罚权。邱宝昌:侵犯知识产权达到一定严重程度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第二还有行政处罚,行政主管部门对侵犯知识产权的侵权人,可以进行行政处罚。第三就是民事赔偿。我们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条理清晰,从刑事责任、行政处罚,民事赔偿,都有比较明确的规定。如果站在侵权角度的一方,在转载别人的新闻作品的过程中获利了,就是侵害了权利人的权益。所以说,在现如今的社会,一定要知法守法。不论如何,今日头条已成出头鸟,如何处理还要等待国家版权局的说法。

在我国,版权就是著作权,受著作权法保护。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鼓励有益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建设的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是著作权法的主旨。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形式有很多,总的来说有九大类。其中第一类就是文字作品。因此,文字作品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文字作品的作者依法享有著作权。所谓“文字版权”的概念就是“文字作品的著作权”。面对传统媒体的质疑,字节跳动科技公司曾经表示,他们为传统媒体的作品扩大了宣传,并为传统媒体的网站带来了流量,而且他们尊重著作权愿意在转载之后付费。对于这种观点,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说:“先许可,后使用”,绝不是先使用,后许可,这是著作权法的一项基本原则。这项原则对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都是适用的。邱宝昌认为,在法律规定框架下,未经权利人允许就使用其作品都是侵权行为,都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邱宝昌:第一、国家版权局是著作权保护的行政机关,可以查处重大的侵犯知识产权案;第二、新闻头条是否构成侵权?按照著作权法的规定,单纯的新闻消息不受著作权法保护,但是如果加入到了采访、编辑、评论等其它元素,就要受到保护。所以是否构成侵权,行政部门就要按照著作权法,根据举报调查的情况,来看这些新闻是否是单纯的时事消息,如果不是,那就可能构成侵权。侵害了著作人的权力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page]

今日头条的做法是把内容抓取到自己的客户端上并弱化内容来源,以及垄断用户互动行为的手段,其远远不像一个搜索引擎那么单纯。手机APP“今日头条”于2012年8月上线,它会根据每个人的兴趣、职业、性别、位置等因素进行个性化的新闻推荐,它本身不是媒体,而是依靠抓取其它网站的新闻进行推送。根据今日头条公布的数据,因其的独特性让今日头条迅速的拥有1.2亿用户,不久前,它获得了1亿美元的融资,有人还给它超过5亿美元的估值。就在“今日头条”一路顺风顺水之际,它不尊重版权的争议也被摆上台面。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表示,今日头条确实没有版权,但它毕竟是一种传播方式的创新,是互联网 的新生力量,不宜过分打压。喻国明:版权局这次我觉得有点生猛,这种做法,有点拉偏架的意思。的确,今日头条没有版权,但是它的这种做法本身是一种创新之举。是非常有利于内容的有效共享和市场化配置的,如果简单地用传统的规范把它否定掉,实际上会成为一个恶例。作为国家主管部门,应该站在两者之上,寻求一个新的双方都能接受的模式促成两者之间共赢,这样才更加有利于各自的发展,而不是一味的处罚。

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对于大部分媒体而言,生产内容的目的是为了换取流量以实现收益,这一点无论是博客、门户还是自媒体都是不变的,因此,如果一款产品在未经我或网站的允许的情况下用了我的内容,使得原本流量来源中的一部分遭到截断,那么这就是在侵犯我的权利因为涉嫌擅自发布的作品,“今日头条”被拥有《广州日报》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广州市交互式信息网络提起著作权诉讼。拥有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版权的湖南星辰在线网络传播有限公司也对发表公开声明,要求它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损失。据报道,今日头条已经与《广州日报》方面达成和解,变成了合作伙伴。喻国明教授说,今日头条和传统媒体完全可以用一种创新的方式进行合作。喻国明:比如《新京报》可以建议,每次引用我的文章,不要仅仅指向我的根目录,同时要印上一个我规定的二维码,这个二维码可以做统一的经营,既可以指向广告,也可以指向其它的内容。这对互联网公司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互联网公司有导流的优势。或者由第三方来经营这种流量,或者由它们双方在流量的商业变现方面进行一种双方都满意的合作。这才是正确的做法,也就是说,要把两者搞到一起,而不是把它们分开。虽然过去一年多时间内今日头条已和数千家媒体网站、门户垂直网站、新兴的网络社区、以及自媒体达成合作,但只有不到五家提出“断开链接”的要求。其中还有一些经过沟通又恢复了链接。”在今日头条看来,这是其没有侵犯版权的有力佐证,然而事实上,这更加凸显了的问题。

对于今日头条,各家媒体和有识之士都有各自不同的看清台。经济之声:前段时间《今日头条》获得了1亿美金的再一轮风险投资,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很多媒体对它的转载行为提出了置疑,但是它的CEO张一鸣说,我愿意跟媒体进行沟通,我愿意付钱,愿意就版权问题和大家进行交流。如果他现在把这个钱补上,是不是这种行为就可以接受了呢?观察员况杰:首先,张一鸣这态度就不对,让别人来跟他谈,但他从别人那拿新闻,他应该主动跟别人谈,他这个态度还不够端正,没有摆对自己的位置。他不否认《今日头条》所有的新闻是从别的媒体上抓取的,这些新闻都是经过加工的,确实具有著作权的,这点应该不难认定。《今日头条》一开始为什么不走这条路呢?它完全可以跟人家谈许可然后再谈转载,所以付费不付费这是另一回事,即使是付费,也需要先经过许可。没有经过许可的话,即使现在谈付费的问题,对它以前的侵权行为,恐怕还是要有相应的处罚。经济之声:喻国明教授和邱宝昌律师的观点有一些不同,邱宝昌律师觉得未经允许进行使用即是侵权成立,就要进行权益上的追讨;而喻国明教授认为,你不能把它创新给打没了,您更同意谁的观点呢?

况杰:邱宝昌律师和喻国明老师的观念有一些不同,这是由于两人站在不同的位置。作为律师,首先要维持法律的公正性,我是支持的,喻国明教授说,不予过分打压,这也合理,对于任何事情都不予过分打压,而是要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打压。任何人侵权,都应该从法律上进行追溯,依法该处罚。但不过分打压并不表示放任侵权行为,因为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现在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和新媒体创新相比,恐怕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更大。如果说放任《今日头条》随便盗取别人创作的话,那以后还有人创作吗?没有人创作,全转载,没有人写小说,没有人写剧本,人们没有精神食粮,社会也不会进步,产业的发展就更加的谈不上了。

虽然“今日头条”的树大招风,反向也说明了内容的价值,特别是在印证了即便是在内容泛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好的内容仍旧是值钱的。今日头条”事件所暴露出的问题,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当前互联网版权现状得到解决。无论是内容生产者,还是内容搬运工,既然享用了互联网的资源并由此收获了利益,那么就有必要对互联网生态和环境进行监督和带头治理,这才是在一大波口诛笔伐背后,真正值得去思考和实践的东西。

相关阅读
5年嬗变 绵阳专利两年新增产值近179亿元
机械工程师发明万能食物合成器“打印美食”
男子带淫秽光碟登机被查 全是盗版无法打开
班长卖盗版碟被抓 庭审时学校开“好学生”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