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澳大利亚啤酒酿造商将开启商标大战
来源: NOW999 2013-05-10 11:15

[page]口味变化[/page]

墨尔本一家希望重振历史啤酒的啤酒酿造商正就50多个啤酒标志的商标与卡尔顿联合酒业(CUB)展开较量。针对此案召开的为期两天的听审于2013年4月16日在墨尔本拉开帷幕。

桑德路酿酒公司(Thunder Road Brewing Company)希望重现澳大利亚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和已被人忘却的啤酒。该公司称,作为南非福斯特酒业公司(Foster's)一部分的卡尔顿联合酒业已经不再使用这些历史标志,所以不应还能继续保留这些商标。

桑德路公司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威瑟斯(Philip Withers)称,消费者应该有权饮用带有这些标志的产品,因为这些标志反映了澳大利亚丰厚的啤酒历史。

他说:“我们认为,卡尔顿联合酒业实际上一直在囤积这些商标,以谋求保持自己在澳大利亚啤酒酿造行业的统治地位。”

“有几个例子或地区标志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例如瑞奇蒙(Richmond),也就是瑞奇蒙淡啤酒(Richmond Lager),这个啤酒厂在20世纪60年代被卡尔顿联合酒业收购后不久就被关闭。这个商标实际上已经消失了,没有人还记得它。另外还有源自19世纪中叶的一些商标,例如麦克拉肯(McCrackens)——这商标也反映了澳大利亚啤酒酿造史,一段我们所要讲述的历史。”

但是卡尔顿联合酒业表示,这些商标是公司自身历史的一部分。

该公司负责企业关系的主管杰里.格里菲斯(Jeremy Griffith)说道,卡尔顿联合酒业将积极捍卫自己对这些商标的所有权。

他说:“我打个比方,如果有人走上去对霍顿汽车公司(Holden)说,‘你们已经好几年都没生产摩纳罗汽车(Monaro)了,我们现在要把这个商标从你这里拿走’,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是无理要求。”

“从根本上说,这些都是我们的啤酒,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我们的遗产。它们对我们真的十分重要,是它们使我们发展成为今天偌大的组织。我们能鼓励桑德路公司去做的就是去酿造啤酒,但是必须开创他们自己的历史,创造他们自己的遗产。”

口味变化

行业调查公司IBIS World2012年12月的一份报告指出,澳大利亚啤酒市场的类型正在发生变化。不少消费者正慢慢远离主要啤酒品牌,许多人开始喝精酿啤酒(craft beer),或是改喝葡萄酒或苹果酒。

IBIS World高级行业分析师纳仁.斯瓦塞拉姆(Naren Sivasailam)说道,精酿啤酒可以说是啤酒行业摆脱萧条的一颗正在升起的新星。

他说:“精酿啤酒现在占整个啤酒生产业的大概2到2.5个百分点。”

“精酿啤酒从十年前才从几乎是一无所有的境地成长起来,所以它的确是在澳大利亚人越喝越精——即便也正越喝越少——这一事实背景下出现的。”

“我认为这反映了一种席卷食品和饮料行业的普遍的‘高端化’(premiumisation)趋势。我们正饮用越来越精致的葡萄酒和啤酒,而这是由高端欧洲啤酒进口量的增长以及啤酒生产业所驱动的。”

“现在澳大利亚国内生产大量的像喜力(Heinekens)和其他品牌等外国啤酒,而且这些啤酒在国外的确很受欢迎。”[page]商标争议[/page]

商标争议

新南威尔士大学助理教授迈克尔.汉德勒(Michael Handler)表示,桑德路和卡尔顿联合酒业之间的商标争议十分复杂,因为其中牵扯了大量的商标。

但他认为,卡尔顿联合酒业将有强有力的理由保留这些商标。

他说:“对于卡尔顿联合酒业来说,尽管他们许多商标正面临质疑,但这个公司的确声望犹存。许多消费者,尤其是精酿啤酒的消费者,也许能够意识到这些商标的历史,并把它们与卡尔顿联合酒业联系在一起。”

“如果现在有另一方出现开始使用这些商标,但却没从卡尔顿联合酒业取得使用许可,那可能会在市场造成某种程度的混淆,这也是商标注册机构在确定是否应将商标保留在册时通常高度重视的一个因素。”

汉德勒教授称,即便桑德路赢得此案,卡尔顿联合酒业也可使用其他渠道为其犹存的声誉进行辩护。

“它可以依靠这种声誉,例如根据《澳大利亚消费者法》对桑德路提起诉讼,这也许可以在桑德路决定开始使用这些商标的时候提出。”

原始配方

桑德路并未要求获得原始的啤酒配方。

他们表示,许多啤酒配方都已流失,该公司将对涉案啤酒标志进行调研,并重新生产出与原有啤酒保持一致的产品。

威瑟斯说,实际上所有这些商标都已被人遗忘。“现在这种局势下重要的一点是,为了重新使用这些商标,你必须找出这些商标实际上并未被使用。在此案中,我们指的是《商标法》中规定的‘不予使用’,本案中所有商标都满足法律规定的三年内未经使用的要求。”

卡尔顿联合酒业称,公司已经在定期释放传统遗产型啤酒。“我们现在的确有一个特别好的项目,我们称之为‘我们的遗产项目’。在这一项目下,我们真的将这些啤酒放归市场。现实情况是我们的确需要衡量这些产品涉及的消费者利益,而且我们发现,每隔几年就释放一些是符合消费者利益的。”

汉德勒教授表示,此案也许会产生更广泛的影响。他说:“其他拥有大量商标组合、却从不使用某些商标的企业可能会发现他们十分容易遭受质疑和异议——从这一层面说,这也许是此案的意义所在。”

“难点是这些问题不是通过‘要么使用,要么失去’这种简单的分析就能解决的,通常都要根据情况审慎便宜行事。”

澳大利亚知识产权局称,类似的争议通常在三个月的听审中就能得到解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