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UT斯达康:沉迷在小灵通的成功梦境里
来源: NOW999 2013-02-18 16:22

小灵通悄然迎来退市期的大限,但没多少消费者缅怀,他们的眼里是3G、智能手机、移动互联。

2003年,应该让44岁的吴鹰感到满意。

在上世纪末,吴鹰拉着价值几千万元的设备来到浙江省余杭市,一场名为“小灵通”的豪赌为原本年销售额不到1亿元人民币的小公司UT斯达康成功送到了美国纳斯达克[微博]上市。2003年,此时的UT斯达康已经跻身《财富》杂志“全球1000强企业”,在中国已经拥有超过3000万小灵通用户,销量第一。是年胡润与《福布斯》两个中国富豪榜上,吴鹰皆名列43位。

虽然吴鹰被人称作“机会主义者”和“赌徒”,但并不妨碍他这一年以1亿美元现金收购3COM公司的子公司Comm Works,将其180多项技术专利和产品许可及全班人马收入囊中。

然而,此时几乎无人预料到,一年后,UT斯达康将来到它充满矛盾的历史顶点:净销售额27亿美元,但净收入仅有7340万美元,比2003年的2.023亿美元大幅缩水。此后,它陷入无法自拔的下跌,两次全球裁员共2360人,出售旗下子公司股份和芯片设计部门;2006年,因“评估财报内部控制问题”几度延迟发布2005年财报,面临摘牌危机。

此后,UT斯达康彻底淡出了人们的视线。2011年,UT斯达康终于欣慰地结束了长达6年的亏损,总收入达到3.2亿美元,但业务板块已不见小灵通的踪迹;此时的UT斯达康舵手叫卢鹰[微博],昔日的那个大胡子“鹰”和缔造了灰姑娘奇迹的小灵通仿佛被从公司的历史里抹去了;这一年,小灵通悄然迎来退市期的大限,但没多少消费者缅怀,他们的眼里是3G、智能手机、移动互联。

水晶鞋奇迹

UT斯达康的大起大落仿佛带着股宿命的味道,因为灰姑娘从进入殿堂那天起,穿的就是一双脆弱的水晶鞋。

在GSM和CDMA这两大通信制式和它们的运营商阵营正打得如火如荼之际,吴鹰独具慧眼,选择与中国电信[微博]合作提供无线市话技术服务,也就是俗称的小灵通。这一技术的普及,大大降低了中国移动[微博]通讯的门槛,让每一个百姓都有可能轻松拥有移动市话。UT斯达康也因此揽到巨大商机。

然而,小灵通的高明并不在其技术的完善和现金,而在于它提供了一个性价比非常好的产品,刚好满足了身处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过渡时期的市场需求。

“较真儿的话,中国小灵通之父不是吴鹰,而是当时的浙江余杭市电信局局长徐福新。”其时,中国电信刚经历了一次重组,移动通信这块“肥肉”分为了联通和移动,而电信面对的是日益饱和的固话业务。徐福新则在一次考察中注意到了日本号称“穷人的蜂窝电话”的PHS,简称无线市话。其依托于固网,将便携电话手机以无线方式接入,以实现移动接听,相比当时国内昂贵的手机和双向通话费,无线市话的设备和资费都要便宜许多。徐福新开始在国内寻找合作伙伴,以此作为中国电信固化业务的延伸。

当时,很多人并不看好小灵通。第一,小灵通在政策上颇有“灰色”味道;第二,可预见该技术只是3G 时代前的过渡,存在许多无法克服的根本缺陷,比如需要大量投资建设基站,移动通话的质量和效果得不到保障,不可避免要被目前已经存在的主流通信技术所替代,唯一的悬念只是什么时候发生而已。作为过渡技术,PHS在日本不过火爆了五六年,国内甚至有学者预言过小灵通挺不过三年。

因此,徐福新碰了很多钉子,包括华为、爱立信[微博]在内都没有选择支持小灵通技术。直到遇见吴鹰,两人一拍即合,在中国市场开创了一个小灵通神话。[page]替代危机[/page]

替代危机

有咨询师称:“吴鹰最神奇的地方在于能把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合理合法。”但作为一种过渡的技术和产品,在小灵通鞠躬下台之前,UT斯达康必须找到新的运营方向和收入。这是一个商业常识。

中国通信市场留给UT斯达康寻找渡过“替代危机”的时间并不苛刻,诞生于1997年的小灵通,2006年才迎来下坡路的“拐点”,此时中国用户有9341万之多。直到2008年,小灵通所用频段改供TD-SCDMA使用,次年,工信部提出2011年完成小灵通退市。

在此期间,UT斯达康始终在作为现金牛的小灵通和未来支柱的3G之间左右挣扎。早在2001年12月,UT斯达康就从高级通信设备公司(Advanced Communications Devices)手中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到了一个芯片设计部门,涉及范围包括3G无线应用技术、片上操作系统(SoC),以及小灵通产品的芯片设计等重要部分。但如此重要的、面向未来的部门却在2005年公司盈利不佳时被出售了。UT斯达康对此的解释是,该部门并非核心资产。几乎就在同一时间,UT斯达康核心元老之一、中国区总裁周韶宁离职,此前,他曾面对媒体表示“不做3G就出局”,且每两个月至少和吴鹰碰头一次,讨论3G。

UT斯达康除了对WCDMA、CDMA2000保持浓厚兴趣,持续进行相关业务的收购之外,同时,还将目光转向IPTV,大有“一个都不能少的架势”。2006年,小灵通在中国的用户数达到顶峰,开始走向衰落。此时已经在3G领域积累多年的UT斯达康,却因深陷财务亏损反而愈发舍不得小灵通带来的现成收益。2006年年底,吴鹰在一次电信展中,重点推出的业务除了产业前景比小灵通更灰色的IPTV外,主角还是小灵通。他对中国区业务在2006年恢复盈利表示十分自豪:“我们做了很好的调整,把没有竞争力的CDMA研发停止了,其他没有竞争力的产品线也停止了,同时专注于有竞争力的产品和创新,比如我们小灵通的X30超薄手机销售非常好。”

此时,吴鹰仍然把希望寄托在小灵通的增值业务上:“我们重点推出了UT斯达康小灵通基站的技术革新,通过软件的方式可以使小灵通基站支持分组的模式,也就是IP、互联网模式,可以直接进行很多增值业务……小灵通会有独特的优势。”

这些“独特应用”将有赖于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一起推动,移动和联通的身影很少出现。坊间传言,在小灵通的全盛时期,UT斯达康面对两位大佬的态度很是强硬,以至于关系并不好。

除了小灵通外,UT斯达康再无成功案例。

当吴鹰还在津津乐道小灵通的未来时,谷歌[微博]已经进行了可能是其公司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收购(2005年收购安卓);苹果在1个月后发布了第一代iPhone。

因为与美国总部、董事会的关系恶化,2007年6月,UT斯达康中国拆分独立未果后,吴鹰被UT斯达康正式扫地出门。吴鹰很不甘心,他认为既然在2006年,中国区已经盈利了,那么就证明,自己的做法是卓有成效的。

当吴鹰离职后,UT斯达康不断进行着战略调整和转型。如今,UT斯达康对自己的描述是一家“媒体运营支持服务业务”的公司,不但小灵通的踪迹已经沉睡在公司的档案里,就连吴鹰时代的最后烙印——IPTV业务也在加速剥离。至于灰姑娘和水晶鞋的故事,当小灵通在2011年悄然寿终就寝时,谁会记得撰写一篇墓志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