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知识产权 企业忽视得太多
来源: NOW999 2014-01-25 14:04

“淡薄”无以致远

“企业运用知识产权的最终目标是为了占领市场。”张泽吾认为,为了市场,企业无论如何都应该积极应诉知识产权纠纷。

“企业一定要有强烈的知识产权意识,这一点非常重要。”采访过程中,张泽吾不止一次强调知识产权意识对于企业的重要性,“目前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完善的,在立法上可以说和发达国家几乎是同步的。”张泽吾表示,之所以中国企业在涉外纠纷中更容易成为被告,从表面上看是创新不足,但究其根源主要还是企业的知识产权意识不足。

张泽吾有这样的体会,源自他长达十年法官生涯。在司法生涯中,张泽吾无数次目睹中国企业因为无视知识产权问题而成为被告,最终被迫停止生产并付出大笔赔偿金,欲哭无泪。“目前为止的大部分情况,企业被诉都是因为它们的知识产权意识淡薄,有些企业甚至根本没有知识产权意识。”

面对知识产权意识淡薄甚至虚无的企业,张泽吾有时候也很同情它们。“很多成为被告的企业,其实法官也相信他们所说的话可能是真的。”但在用证据说话的法律程序面前,提供不了证据,就可能处于不利地位。“由于没有一套完整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没有相应的生产研发记录,所以它只能承担败诉的后果。”

谈到那些“遵纪守法”的企业最终也只能接受“败诉”的结果,张泽吾认为,企业除了要有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外,还要有一套完整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如果企业在前期的研发或者生产过程中就有一套完整的记录,那么无论是在诉讼程序中,还是在‘337调查’这种准司法程序中,被告企业都有可能扭转被动局面。”

回顾经手的知识产权案例,张泽吾表示,有不少案件涉及的是专利权纠纷,而且被告确实是研发在先,却因为没有研发纪录的证明,最终只能“自吞苦果”。“举个例子来说,专利里面有一个‘先用权’的概念,这是说,如果企业发明了某一项专利,但是一直没有申请专利,或者是别人在你之前先申请了专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企业能有一套规范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比如说产品开发的记录,那么企业在被诉的时候就可以主张‘先用权’,这样的话,虽然企业没有申请专利权,但是也不构成侵权,仍然可以在原有范围内继续生产、销售。”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能意识到知识产权重要性的企业并不多,而能进一步建立一套完善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的企业更是寥寥无几。对知识产权的忽视,使得企业在开拓国际市场的道路上举步维艰。“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国家的企业比较缺乏的,特别是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国内只有很少一部分大企业在做这个事情。”

[page]

一切为了市场

张泽吾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美国有一些律师事务所,专门做涉及‘337调查’的案件,它们收取的律师费用是非常高的,一般高达数百万美金,而且这个费用只是在美国的费用,还不包括应诉企业在国内请律师团队收集证据材料的费用。高额的应诉费用是企业‘不能承受之重’,使得中国企业想应诉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明明是自主研发的专利,却被指控为知识产权侵权,甚至要接受美国贸易委员会的“337调查”,花费一笔巨额的诉讼费用之后,最终还有可能接受败诉的命运。遇到这种情况,有些企业干脆就不应诉了。“美国的‘337调查’制度其实引起了很多学者的反思。因为337条款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简称TRIPs)里规定的‘所有的程序应当简便,应当方便当事人进行,费用应当合理’的原则是相违背的。”

企业不应诉确实有自己的苦衷,但不应诉,是否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呢?“关于这个问题,企业一定要有这样一个意识,就是知识产权一定要以市场为导向,市场比什么代价都重要,企业运用知识产权的最终目标是为了占领市场,而不是其他。”张泽吾表示,国外很多企业都有这样的市场意识,但国内大部分企业的目光却不够长远。“当然,也有特例,比如国内有一家企业面临‘337调查’时积极应诉。虽然事实上,其相应产品的市场份额只有50万美金,而其支付的诉讼费用却高达150万美金。不过国内这样的企业少之又少。”

但并不是每一家遭受“337调查”的企业都有这样的胆魄和能力去接受如此高昂的诉讼费用。虽然“337条款”因没有执行TRIPs中的“国民待遇原则”,而遭到很多国家向世界贸易组织的投诉,但最终并没有被认定为不合法。在这种情况之下,企业如果仍然应诉,巨额诉讼费的问题如何解决?“我觉得,行业协会必须重视这个问题,一定要意识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有一个企业面临‘337调查’,有可能给整个行业的美国市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所以行业协会一定要发挥领头羊的作用。”

被忽视的行政救济

行业协会出手相助,国内已经有过这样的尝试。2003年,美国劲量电池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专利维权,要求对我国大陆、香港和日本企业生产的一款“无汞碱锰电池”展开“337调查”。涉案企业达到24家,其中有7家是中国企业,生产的这种电池占全国总量的百分之五十。“当时,中国电池工业协会挺身而出,紧急召集了所有可能涉及的电池企业,并且采取了一个措施,就是按照各家企业占有的市场份额,按比例分配诉讼费用。由于这个方案大家都能接受,所以这个案件的最终结果是:美国的律师团队成功宣告主张权利的专利无效,中国企业胜诉。可以说,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在其中发挥了很好的组织作用。”

张泽吾表示,其实我国并不缺乏救济管道,而是权利人缺乏知识产权维权意识,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除了向行业协会寻求帮助,实际上还可以向行政机关寻求帮助。“商务部在全国各地组建了很多涉外维权援助中心,这也是政府向企业提供的救济管道之一。”

说到行政救济管道,张泽吾还表示,就国内救济而言,国内企业其实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国外的知识产权人其实很青睐中国的知识产权行政保护。“一般来说,发达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是司法保护,权利人必须通过司法管道来寻求救济和保护,但是我们国家还有庞大的和强大的行政机关,可以提供知识产权行政保护。”张泽吾透露,包括知识产权局、工商局、版权局都能给予知识产权救济和保护,这些机关给予的行政救济非常迅捷有效,可惜的是,国内很多企业往往没有意识到行政救济的存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