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电视节目使用音乐需授权 《记歌词》付费购买版权
来源: NOW999 2014-03-21 19:13

上星期,“音乐人攻略”网站上刊登了一篇名为《音乐绝不是免费的:一封音乐人发给电视制作人的邮件》的文章,这封邮件是由英国电子摇滚音乐人NJWhitey撰写的,他的音乐作品曾被用于《绝命毒师》、《犯罪现场调查》等美剧。在去年年底公开的这封邮件里,Whitey拒绝了一位希望在节目里免费使用其音乐的电视制作人的要求并作出相关解释。他尖锐地分析,该电视制作人想免费使用他的音乐并非是因为没有音乐方面的预算,而是出自于媒体行业“对音乐人根深蒂固的文化轻视感”。Whitey鼓励大家转发这封公开信,他表示:“我要让公众开始讨论各行业对于音乐人的欺压”。日前,Whitey这封邮件被翻译成了中文并在中国的各大音乐网站和博客上被广泛转载,再次引发了网友们对音乐版权的关注。不管是电视节目还是电视剧,音乐向来都是观众们习以为常的存在,但在这背后,电视人和音乐人又有什么样的交锋呢?和Whitey所经历的遭遇相类似,这种情况在中国音乐人中是否更加普遍呢?

来源

专门创作vs坐享其成

音乐人说

根据需要专门创作的情况占大部分,使用现成音乐也要获得授权

音乐制作人杨炅翰曾经为《蜗居》、《倾世皇妃》等电视剧制作配乐、插曲及片头片尾曲,单曲《如果,不是》被用作电影《被偷走的那五年》片尾曲。他介绍道,电视电影中的音乐来源,有的是专门请音乐人来进行创作的,也有的是使用了现成的音乐。在杨炅翰的经历中,按需专门创作的情况占大部分,他表示,之前做的几部电视剧配乐都是如此,剧组会先和他联系,说有这么一部戏,问他有没有兴趣。然后他会向他们报价,若双方都觉得没问题,就可以签合约了。

杨炅翰表示,音乐人给电视剧制作配乐一般会以集数为准,例如20集的电视剧可能会给40分钟到1小时的配乐,将其分割成一段段,再由电视方依据剧情来进行搭配。

2011年电影《失恋33天》把陈珊妮2004年的作品《情歌》作为插曲,一时间,这首老歌火了起来。杨炅翰说道,这种使用现成音乐的方式也已成为电视音乐的一大普遍来源。

“不过我只碰到一两次这种情况,例如说那首歌是我之前的歌手写的,电影或电视剧想用,他们便从经纪方找来希望我给他们授权,当前,这也是要收取相应费用的。”[page]

电视人说

会找音乐人专门创作,但有的图省事儿便宜就全部用“罐头音乐”

导演汪俊相信很多朋友也很熟悉,其曾执导电视剧《浮华背后》和《夫妻那些事》等,其也认为找音乐人专门来创作音乐是目前国内部分电视剧所采用的方式。但汪俊也表示,目前电视剧还是使用现成的音乐居多,例如说用一些好莱坞大片中的配乐。“通过音著协等等此类的机构就可以买到这类音乐,我们将其称为‘罐头音乐’,而这些音乐的成本也不贵。有些电视剧是为了省事、便宜,所以就都用这种。”

和电视剧差不多,电视节目也差不多是从以上渠道获取音乐的,浙江卫视制片人林涵表示,以其制作的综艺节目《我爱记歌词》为例子,来对电视节目中音乐使用的情况进行解释。记歌词是这个节目的主题,将涉及大量的现成曲目,我们无法处理每一首歌的版权问题,因此台里就会统一给音著协交纳版权费。

费用

差别非常大,同样20段音乐从2万到20万的都有

音乐人说

如果是使用乐器较少的现代戏,一集报价是8000块左右;如果需要的乐器比较多,一集要1万块,这个价在市面上算比较高的了

谈到为电视剧创作音乐要使用的费用,杨炅翰直言不讳:“这个有着很大的差别。也许一样是20段音乐,但价格将从2万到20万不等。”

若是使用乐器较少的现代剧目,一集报价约为8000元;若那部剧要使用较多的乐器,甚至用到大弦乐,则这个价位要达到一万。平均下来,20-30集的电视剧,报价大概就是20万左右。在市面上,这个价格也算是比较高的了。

不过杨炅翰也分析了影响当前国内配乐价格的问题之所在,如有些制片方会从戏里找些音乐再找一些年轻音乐人,要求其按照类似的音乐感觉来做,不过不可以完全一样。这样的配乐,一段的价格也就大概1000块,20段也就2万块。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杨炅翰指出除了有些电视剧本身相对粗糙之外,还于音乐行业的不规范有着莫大的关系。国外游专门的音乐协会来做音乐,规定音乐人接单的价格不能低于某个水平,制片方也不能随便找一个非职业音乐人的人来创作,那样是不合法的。不过目前没有专门做音乐的行业协会,无论什么价位都可以做,说不定两年后,500块钱也能接单。

杨炅翰说道,电视剧的集数也是影响音乐收费的重要因素。和每一季都有固定集数的美剧、英剧不同,国内电视剧的集数往往是剪辑之后确定的。“有时制片方在委托创作时说有20集的,不过最后剪出来却只有30集,那么多出来的10集可能就不会再付钱给音乐人了。”[page]

电视人说

对于电视剧配乐的费用,汪俊没有透露过多信息,只是表示,价格的多少与合作音乐人的资历有着莫大的关系。那些年轻的音乐人,收费相对会便宜,不过他强调,并不是说年轻阴郁而做出来的配乐质量就不好。另外,汪俊还表示,现在电视剧涉及音乐方面的费用相比以前更繁杂。在电视剧中,若有个场景是你在餐厅用餐,而那里刚好播放了刘德华的歌,那你也要为这个歌支付相关费用。

电视剧配乐的收费外,电视节目中队音乐的使用收费也倍受关注。给音乐人付费的价格还是相当机动的,若音乐人与电视台关系较好,可能会免费为节目做音乐,但也会有音乐人牵扯到费用问题。低则几百,有名制作人的费用就高多了。

版权

为了维护自己的版权,音乐人还要特地去研究相关法律

音乐人说

音乐版权涉及方式:“劳务合同”和“授权使用”

在整个互联网时代,版块二字一直是音乐人的心头痛。为维护自己的版权,杨炅翰还特地研究相关法律,电视剧的音乐版权涉及“授权使用”及“劳务合同”这两种合约方式。

若是配乐,多数制作方会选择将版权买断,此时电视方与其签的合同便是劳务合同。这并非音乐制作合同而是以委托创作的形式进行合作。

和配乐相对的,片头片尾曲及插曲则是授权给电视剧使用:“授权使用的方式就是音乐作品的版权在创作人手里,如果某个电视剧想要使用,就需要创作者给一个授权,允许电视方在一定年限、一定范围内使用这个作品,比如在电视上播出或是出品DVD等等。”[page]

电视人说

版权归属可以有两种方式:共同拥有或者全归电视台

林涵作为《我爱记歌词》的原制作人,其对版权问题也不陌生,他表示:在进行音乐版权操作的时候,是由电视台每年统一向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缴纳版权费,把节目中使用的歌曲打包买过来用。

谈到音乐人为电视台创作音乐版权,林涵强调是电视台所提出的音乐要求,要求电视台一定要拥有版权。

侵权维权

侵权容易,维权却十分困难

音乐人说

维权繁琐艰难,对于一个音乐人来说成本太高了

杨炅翰是一个十分注意维护自己权益的音乐人,从一开始写歌就先后签约百代唱片版权和环球音乐版权,即使现在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也有资深的版权管理人,所以他一直没有在合同方面出现过纰漏。不过他表示,并不是所有的国内音乐人的权益都能得到良好维护。若作为一名独立创作人,没有一个规模大的版权公司为其做代理,很难阻止他们侵权使用其音乐。

相比侵权,维权要难得多。杨炅翰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此前有一部电影片尾曲用了我的歌,电影方并未侵权,不过电影上映后,三大电信运营商都上线了这首歌的彩铃,而我并未授权这部分。”

当杨炅翰要维护自己的权益时,却遇到了重重困难:“三家公司都说有合法的授权,可是又不给我出示合法授权的文件,如果我要看那个文件,我就只能先起诉移动、联通、电信。”

麻烦还不止于此,杨炅翰称,自己还要去公证处证明这首彩铃已在相关网站上线,另外还得找个电话下载所有的彩铃,这也需要进行公证。更为麻烦的是,还要证明这首歌是自己写的,难道写歌的时候都要拍视频吗?可是就算这样他们也可以说你凭什么说这首歌是你先写的呢?我还有自己的笔名,那么就还要证明我就是那个署名人……

为了这事,杨炅翰和律师碰面好几次,不过最后依旧不了了之,对于一个音乐人而言,成本实在是高。他表示很无奈。[page]

公开信讲啥

英国音乐人的强力控诉

所谓的可惜我们没有在音乐方面的预算,其实好像是说某部于周发给你颁布了一道不可抗拒的财政禁令,防止你给音乐付钱一样。就算知道贵公司制定了预算,然后你决定不给音乐拨任何费用。

我是一个以音乐为生的职业音乐人,我花了大半辈子努力学习音乐技能,一步步努力发展到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立足之处,才才有了像你一样的陌生人找我联系业务。我辛苦积攒音乐财富,我的音乐授权给了电视剧、电视节目、品牌和游戏使用。

请扪心自问——你会这样无礼要求一个拥有较深资历的创意总监为你免费工作吗?对,不会,因为你们行业向来都有着付钱尊重劳动成果的传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