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一篇博文引发的纠纷 山西网络侵权第一案大起底
来源: NOW999 2013-02-28 09:35

博客文章引发三年多的纠纷,两年多的官司

2013年2月18日,冯晓丹家中,他如释重负地告诉记者:“三年多的纠纷、两年多的官司,年前终于有了判决结果,这个年比前两年过得轻松多了。”

冯晓丹是三晋文化研究会第五届理事会常务理事,曾用冯潞之名出版过 《高台上的中国——一个山地国家的缩影》(第一部、第二部)等图书。

图书出版后,长治市委党校教师陈树义、长治学院中文系教师张佳惠在自己的博客就《高台上的中国》和冯晓丹个人发表博文,冯晓丹认为博文中的很多表述是对他的人身攻击,遂于2010年6月,以名誉侵权为由,将二人告上法庭。历经两年的审理,2012年11月28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宣判,冯晓丹胜诉。

这起由评论引发的名誉侵权案件,曾被网友称为“山西网络侵权第一案”。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事件升温直至民事诉讼?网络言论应该注意什么?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1 一篇博文引发的纠纷

“滴滴滴……”2009年11月2日晚上,冯晓丹正在家中养病,突然手机短信铃声响了起来,短信是长治市委党校教师陈树义发过来的,“(针对你所著图书)写了篇小文,才开了头,在一片吆喝声中想断喝一声,如不想,就不费那个劲了!”

陈树义?冯晓丹想了起来,他们有过一面之交,就在当年5月中旬,《高台上的中国》出版后,曾经签名赠书与他。

此时,将近晚上10时,已经睡下的冯晓丹回复了一条短信:“请发到我邮箱,等明天一看再定。”当晚,陈树义把文章发至冯晓丹的邮箱。

2009年11月3日上午,陈树义在自己的新浪博客??“历山翁的博客”中发表了 《一片吆喝声中的断喝之声??片谈》(以下简称 《片谈》),他在文中谈了对该书的看法,列举出书中的错讹,并在文中写有,“……打着学者旗号的冯潞,却缺乏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

此文发表后,随即有部分网民跟帖发表了看法。11月7日,冯晓丹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一瓢饮)上发文回应,就陈树义的观点逐条回复,进行了解释和商榷,并写了“有话好好说,和谐社会嘛,别一提冯潞就急”的话。

此后一个多月时间里,冯晓丹给陈树义写过信、发过短信,认为《片谈》涉及人身攻击,已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对他自己造成了伤害,建议陈树义写一篇解释或道歉文发到网上,以消除影响。陈树义没有接受冯晓丹的建议,而是发表博文说,“我好像没有必要把荆棘说成玫瑰,牛粪说成鲜花吧?”

为了解决问题,冯晓丹从太原赶回长治约陈树义见面。见面并不愉快,但2010年1月11日,陈树义还是将其博客的《片谈》删除了。随后陈树义发表声明,称对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并指出如果再遭遇不必要的麻烦,将保留恢复原博文和公布相关短信、邮件的权利。

至此,两个多月“网战”似乎结束了。

2 “正月事件”后开始法律维权

一个多月后,农历春节来临,冯晓丹与妻子女儿赴香港旅游,当一家人从澳门返回时,接到友人短信,“网上出现大规模攻击你的文字,请注意。”“回家几天后,打开电脑发现远比想象中的严重。”冯晓丹的妻子孙建红表示。

从2010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初五)长治学院中文系教师张佳惠在其新浪博客“小女巫的BLOG”上发表博文《书生陈树义的幸福生活》开始,到3月19日,陈树义在其博客中发表博文《偶得一二》,两人在各自博客上连发八帖。

其中的一些话,让冯晓丹非常难以接受:“‘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赞同。不过,‘伪文化’就麻烦了,‘伪学者’”甚至猪狗不如哦!”

“小心人家掐住你的脖子让你道歉,让你知道什么叫‘名流’,其实也就是一‘流名’——流氓的名字。”

两人的博文引来众多网友的跟帖——

“冯本身在战争年代应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这一点,冯是不会否定的。”

“胡诌八扯的垃圾书除了付之一炬没有争鸣的价值,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学者?卖猪头肉去吧!”

……

“这是典型的名誉侵权行为。”冯晓丹表示,“正月事件”使他下定决心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正当权利。三四月间,他向太原市城南公证处申请对其从互联网上下载打印张佳惠、陈树义在博客上发表、转发博文,以及包括二人在内的网友跟帖等相关打印资料进行证据保全公证。

2010年6月7日,冯晓丹作为原告,以张佳惠、陈树义侵害名誉权为由,向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那么,从陈树义删帖到正月的网络攻击,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这起侵权事件波澜再起?张佳惠在二审上诉辩中称,之前并不认识冯晓丹和陈树义,是在2010年长治市作协开会时,陈树义邀请她为其新著写书评,还给她看了冯晓丹发给他的短信。她的第一篇博文是出于学界中人的义愤,为捍卫批评的权利而写的。[page]文学评论应该秉持善意[/page]

3 文学评论应该秉持善意

经过漫长的审理,2012年3月9日,迎泽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佳惠、陈树义立即停止侵犯冯晓丹名誉权的行为,在各自博客上以书面形式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冯晓丹名誉,并连带赔偿冯晓丹精神损害抚慰金一万元。

一审判决后,冯晓丹、张佳惠、陈树义均不服判决,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太原市中院曾主持调解,但因各持己见,没有达成协议。

2012年6月27日,太原市中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庭审时,辩论的焦点集中在书评应不应该放到法律上来裁决。张佳惠、陈树义认为书评不应该提起民事诉讼,一审判决没有还原事实的本来面貌,也没有分清正常的学术争鸣与名誉侵权的法律界限,法律归属不清。

张佳惠认为对公开出版物进行评价是公民的正当权利,因为观点不同引发的争鸣属于正常的学术交流范畴,不能与侵权混为一谈,而网友跟帖中偶有过激言论也与其无关。陈树义表示同意张佳惠的观点,并认为他的博文只是正常的学术探讨,并未对冯晓丹造成名誉侵权。

冯晓丹则认为,陈树义和张佳惠在各自博客上发表的博文,对他本人及其所著文化专著进行断章取义的侮辱、谩骂、恶意贬损与攻击,并引导与煽动网友恶意跟帖、评论,已经远远超出了正常文学评论的范畴。

法院审理认为,因文学作品是作者创作行为的表达,对文学作品的创作等现象进行评价不可避免地要涉及作者,故评论者在涉及对作者的评价时应秉持善意、理性、客观的原则,不可借评论之名,贬损、侮辱作者人格,从而对作者名誉造成损害。

2012年11月28日,太原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原审认定符合名誉侵权的法律规定,并无不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对于判决结果,陈树义表示自己只想安静的读书写字,实在不想再提这档子事了。张佳惠告诉记者,他认为那只是文学评论,就写了博文。后来,她接到删除博文的电话,心里很是不服。没想到后来事件进一步激化,博客跟帖中已经骂成一片,就想用恶搞的方式娱乐一下,让大家于轻松搞笑中化干戈为玉帛。如今终审判决下来了,只能等闲视之。

针对这起网络侵权案件,一审审判长闫聪岭提醒读者:网络是一个公开的媒体,博客不是专属博主的私人空间,博主更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辞,说话要留有余地,网络行为也必须符合法律规定。在发表评论时,应该尊重事实,不能随意捏造、杜撰,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再进一步,评论不仅要求客观,更要求合法。

本报记者 王小强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之七

问:侵害名誉权责任应如何认定?

答: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者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因新闻报道严重失实,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