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 免费注册
购物车
您还未登录查看我的购物车
English

汇桔网APP

汇桔网微信

资讯社区>文章
专家称“专利围猎”已过时:中国企业应抱团
来源: NOW999 2013-03-19 09:08

[page]“专利围猎”阻碍创新[/page]

【通信产业网讯】 始终伴随在中兴华为国际化过程的专利纠纷,从国际对手到政府调查不断加码。从结果来看,注重专利积累的中兴华为并没受到实质性影响,比如在遭受美国337调查后,中兴美国市场去年仍然从4亿美金增长到10亿美金,而缺乏专利的HTC则遭遇市场停滞。

褪去保护创新的外衣,频繁的专利诉讼已被滥用为商业竞争手段,中科院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柳卸林表示,IT技术更迭迅速,同时过去5年中国知识产权实力增长很快,与国际巨头拥有的技术相互渗透,已经很难明确区分技术归属,因此专利诉讼无法达到驱逐对手的目的。三星与苹果旷日持久的世纪专利大战难分胜负,而三星亦顺利称霸全球手机市场老大的事实验证了这一点。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高旭东也认为, 现在把专利战作为商业竞争的手段已经不太恰当,大部分的商业活动都可以通过谈判达成,例如当年思科诉华为、摩托罗拉诉华为及爱立信诉中兴均是和解结束,商业行为没有你死我活,只是利益如何分配而已。

“专利围猎”阻碍创新

“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在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看来,在全球上演的“专利围猎”,是精致利己主义泛滥的信号。

“现在通信技术变化太快,大家又处在一个生态圈里面,在这个树枝上长出了好多技术,可能我用另外一种方法也可以开发出很多技术,互相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有时候很难说清楚。说白了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互相诉讼”,柳卸林分析为何专利大战愈演愈烈。

正因为交叉的技术归属,因此专利诉讼往往是以和解或是两败俱伤收场。

像中兴华为已经拥有数以万计的专利,一两场官司的输赢,对企业的发展影响十分有限。 在这种专利诉讼过程中,企业可以迅速更改设计,规避风险。而且专利官司周期很长,且ICT行业产品技术更新换代很快,基本上等到官司有了结果,产品也换代了。 所以专利诉讼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而没有商业意义。

因此杨培芳认为,被精致利己主义频繁挥舞的专利大棒,已经是一种过度的专利保护,不但起不到保护创新的作用,反而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创新。

“频繁的专利大战,从某种意义上讲会阻碍一些创新,阻碍一些后发企业在这个领域有所发展。这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保护知识产权,但是有时候会保护领先者的权益,而后发者可能就会受到伤害,可能会阻碍后发者的创新。我觉得国际上的创新,在知识产权方面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柳卸林表示。

中国企业应抱团

从积极的意义上来说,专利围猎让进入“走出去”战略深水区的中国通信企业意识到创新实力和保护的重要性,中兴华为持续地投入研发,为国际市场开拓保驾护航。

去年12月,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宣布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专利申请国,其中通信业过去五年专利申请量增长最快。在2011年,中兴勇夺全球PCT国际申请第一,华为亦名列第三,超过长期霸占榜首的日本和美国企业。

近日,据欧洲专利局报告显示,中兴通讯2012年欧洲专利申请量达到1184件,成为去年欧洲专利申请量进步最快的公司,从2011年的第43名上升到2012年的第10名,这也是中国公司首次进入前十。

对于中兴通讯欧洲专利申请量的飙升,中兴通讯法务总监王海波更愿意将其看作是“补课”:“相较我们的对手,我们在欧洲的市场开拓和知识产权布局都晚了一些,这使得公司在欧洲市场面临市场先行者或既得利益者的重重阻挠,也给了某些对手挑起恶意诉讼的可乘之机。我们惟有快速赶超,没有选择。”他表示中兴通讯在欧洲的专利申请量目前已经达到一个较好的状态,未来2-3年公司欧洲专利大量获得授权后,将使中兴通讯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也提醒,中国企业在知识产权积累上仍相对弱势,还需要不断增强专利实力来实现自我保护。

杨培芳认为,在这样一个爬坡上升时期,本国企业之间的相互协作显得尤为重要,而不是采取相互打压的方式。[page]呼唤开放与共享[/page]

“中国的企业在国际上来讲还是弱势,他们更应该注重互相之间的尊重,在国外能够有共同的立场。从一个中国企业发展成长的过程来看,到国外打官司打得一塌糊涂不是一件好事情,说明你们互相之间缺乏一种应有的尊重。”长期观察专利诉讼的柳卸林针对近期国内企业之间发生的诉讼案如此评价。中国贸研院梅新育博士也表示,“中国企业在国外打专利官司,无论谁输谁赢,都会给我们的贸易伙伴造成很不好的印象,他们会认为我们国家的规则和制度不合理,从这个角度上看,这是个双输的结局,严重损害了母国的国家形象无形资产,而这是企业无形资产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国家品牌形象倘若颠覆,中国企业品牌形象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乎?”

从日韩企业来看,善于开展以竞争为主导的外部合作,是其发展壮大的重要经验。例如韩国的三星与LG两大电子巨头,无论是液晶面板、3D电视还是在智能手机领域,都是竞争对手,但韩国企业养成了联手规模优势以形成专利谈判能力的习惯。在韩国政府部门的支持引导下,三星LG等韩国企业有效地应对了来自日本等国企业的专利诉讼,并有步骤地实现了自主研发,成为全球市场的佼佼者。最典型的案例是上世纪90年代,LG与三星联手开发CDMA技术、共同参与和高通的谈判,最终以产业规模优势换来了高通之后数年不再向韩国企业收取CDMA专利费的承诺,为这两家企业成为全球CDMA市场霸主奠定了基础。

呼唤开放与共享

“起源于工业社会的知识产权保护体制,以独占和垄断为目的,已经不适应分享与传播为特征的信息社会。”杨培芳表示,“知识产权互相诉讼最后是双输,大家应该通过协作的办法使得技术和知识传播得更快,而不是都垄断起来。”

杨培芳认为,中国拥有庞大的消费市场,对改善现有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让技术回归造福人类的本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从这个意义上,杨培芳认为中兴华为这样的中国企业应该率先行动起来,“通过联盟的方式,通过社会组织联合起来,共同消除专利对抗的矛盾,产生一个好的效果。”

中兴通讯法务总监王海波赞同专利收割行为最终只会损害消费者利益和行业健康发展,他表示中兴通讯更主张“开放、共享和互利”。自2005年以来,中兴通讯先后与高通、西门子、爱立信等主要厂商和专利权持有人达成知识产权交叉许可。目前,中兴正在积极倡导和参与行业内部各种“专利池”的组建,通过支持建立泛行业的专利池机制,利用专利池的“准一站式”许可模式,可以实现专利许可支出成本以较低数量级运作,从而有效降低创新成本,促进行业的良性发展。

相关阅读